到访大水小学(上)

大水小学就在大水村。大水村隶属于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屏边苗族自治县白河乡,地处白河乡东到访大水小学1南边,东邻马关县,南邻河口县,西邻热水村,北邻桐子村。

没到过大水村的人,都以为大水村就是住在一个水源很丰富的地方,有一股大水流过村子。

朋友对我说,大水村是一个非常缺水的小山村。之所以叫大水村,就是带有祈求期盼的意愿,住在这里的山民每天都虔诚地向上帝祈祷,老天能下一场透透的大雨,能让大水村的人过上一个不缺水的生活,这就是村民们多年的愿望。

一个星期前,红河州工商联、屏边县工商联和电动车经销商浙江商会蔡会长约好一起,于5月23日去大水村大水小学看望那里的小学生,并进行献爱心活动。

5月23日早上,我坐上了红河州工商联的车,和韩家和秘书长等朋友一起前往屏边县白河乡大水村大水小学,给那里的学生带去学习用品和书籍,送去一份爱心。因为蔡会长开着他自己的小车。约好八点半钟从蒙自出发,在屏边县相遇。

我们到了屏边县已经10点多钟了,屏边县的工商联领导早在办公室等待我们,但蔡会长因有事耽搁,还没赶到。我们到了屏边县,他才到新安所。我们只有在屏边县工商联等蔡会长。因为屏边县到大水村还要两个半小时的路程才能赶到。我们原计划赶到大水村,正好是12点。这样一耽搁,就不能及时赶到那里了。一个小时后,蔡会长到了屏边县,这时已经是1 1点多了,我们只有改变计划,在屏边县吃了中午饭再出发。

在屏边县吃好中饭已是12点多了,这时候天气十分炎热。我们一起驱车前往大水村。因为我们没有去过大水村,屏边县工商联委派了陈副主席陪同我们一起去大水村,并做我们的向导。一路上在陈主度的指点下,两部小车沿着山路向前驶去。山道越走越长,山坡越来越陡,山弯越来越多,灰尘越来越扬,几乎看不清路道;路面坑坑洼洼,崎岖不平,车身颠来荡去;山道上简直看不到一个行人;天气越来越热。车外酷暑盛夏如七月流火。窗外的热浪似钢炉里流出来的钢水。车内虽然开了空调,吹出来的风也是热呼呼的。

何时才能赶到大水小学?我们不时地问陈副主席。陈副主席是个女的,她为人热情,待人真诚,我们的到来她非常的高兴,她是一个活泼的女人,能说会讲,车厢里不时地传来她的说笑声。一路上洒满了快乐。陈主席告诉我们说,才刚走一小段路,还有一大段路呢。天那,大水这么远呀!

透过窗外,我看到山坡上一片片的香蕉树,挂着一串串还没有成熟的香蕉,香蕉在炎热的阳光下,被火一般的太阳烤得无精打采,路边飞扬的黄土把香蕉叶涂抹得灰头灰脸。它们想必也在渴望着老天能下一场暴雨,洗去它们周身的尘土,在阳光下重放光彩。

这时,我们在一路颠簸之中来到了一条山路前,这里有三条岔道,不知哪一条是通向大水村?就连屏边县工商联的陈副主席也不知走哪条。向左向右还是向前?犹犹豫豫中凭着感觉向左拐,沿着一条山路向前开去,这时我们都顺着山道向前面看,盼望着大水小学很快地就能在我们的视线里。心想着,大水村一定是到访大水小学2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谁知道又往前走了一大段路,陈副主席告诉我们说走错了。天啊!必须要返回刚才的岔路口。无奈的,又返回到那个条路口后再转去中间的那一条山道。我在心里嘀咕着:但愿这条路不再走错了。可是走了一段路,陈副主席说方向可能又错了!这个时候我们建议她打电话问问大水村的主任。她马上给村主任打去了电话,果真村主任告诉我们这回又走错了。终于大水村的主任决定骑着他自己的摩托车到三岔路口等我们。我们返回三岔路口时,杨主任已经来到山路旁等我们了。烈日下的他被火辣辣的太阳烤得满头满脸都在流油(不是汗)!大家都要求他骑车在前面带路,我们的车子跟在他车后。他骑着车向右拐上了那条黄泥路的山道。刚才我们怎么就没人想起向右走呢?如果刚才拐向右边的山路,我们老早就到了大水小学,也就不会在岔路口两次都走错路了。我们在这段路上折磨了近一个小时,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如果再耽搁的话,那么到了大水小学的时候,学生可能都已经放学了!

(待续)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胡海舟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