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印象中的明媚春光

有的人需要有一段共同的经历,才能有一些了解;有的人却在你与他共同生活了多年以后才蓦然发现,原来彼此之间是那么的陌生;而有的人,你虽素未谋面,认识的时间也很短,你却觉得如同故交。这其实就是一个词的区别:信任。因为有了信任,就会产生一种穿透时空的视觉,彼此之间就显得异常清晰。纳兰明媚,原名叶赫那拉(纳兰)•明媚,生于广东,现居澳洲。我与她网上虽然认识不到半年,但我印象中的明媚春光3C是,她在我心目中的印象却异常深刻。

在我的感觉系统里,她是一个透明的人。她敢在空间,在群聊天中直陈自己的过往,自己的伤口,自己的爱与恨,从不掩饰。当我在她的空间里,看到她的孩子的照片时,那一刻,我的心为之一痛。你可以说她傻,但我更觉得这是一种气度,一种修为。没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一点。军事家不能,政治家不能,明星不能,许许多多大有成就的人也不能忍受自己的隐私被泄露,因为他们不能接受自己被解读成另一个不太辉煌的模样。而明媚可以,并且敢于这样。虽然我知道,她在后来被恶意围攻,被无端谩骂,被百般欺凌,而她只是稍作改变后依然微笑地挺立了过来。也就在那一刻,我读懂了她曾经拥有过的那满满地幸福和后来拥有的失落之间留下来的巨大落差。

透明,是人世间的一种稀有品质,它需要学识,需要修为,需要涵养,需要沉淀,更需要勇气。毫无疑问,她是善良的,是谦虚的,是包容的,是为了爱与美而愿意玉石俱焚的。这是一种诗性的个人品格,也正是因为这独特的一点透明吸引了我,所以,我愿每天读她的诗,看她的文字,关注她的动态。也因期待有一天,她能在诗歌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期待她能够写出灿烂的华章。

明媚是内敛的,是有深度涵养的。且不说她在玄学上的造诣,不说她音乐的天赋,她的小提琴,她的歌声,单就她的古文字功底,就尤为了得。我曾经赞她有曹植的七步之才。那是在一次群中看聊,一网友发了一张图片,上面有长城、群山、枫叶。而明媚很快地一句一句地排出了一首七言绝句,意境,主题皆清晰呈现,并且意味深长。只是遗憾地我记不清具体的句子。如果你看她的每一首近体诗,你就能看到她对用字的雕琢,她对韵律的苛求,精挑细选之中,她力图每一个词语都能展现她的个性追求。

有一首诗,她是这样写的:

我印象中的明媚春光1

《七绝:梅雪语》
妩媚鹅毛拜岁飘,莺啼问主要花俏。
梅嫣傲雪嗤妖气,雪踱梅枝傲世骄。

拜岁,花俏,使一场大雪显得异常温暖,妖气一词不仅写出了梅花的傲气,更写出了她的神气。而皑皑白雪呢?却在这神气之上慢步轻踱,其纯白,更显妖娆妩媚。再看题目:梅雪语,从中可见,这傲世之梅雪是怎样的互相依托,互相映衬,互相解读,并最终映照出作者的傲世情怀。她的近体诗是那样的纯熟、细腻,充满激情。恰好在我写这段文字的今天,我又看到了她的一首新诗,有这样的诗句:梨花坠尽千年雪,一树相思带梦徊。以我对诗歌的粗浅了解,我觉得这句诗完全可以千古传诵。

就是在现代诗方面,她对自己的要求也非常严格。你看她的每一首现代诗,几乎都是压韵的,而且,她要求透明的人格一样,她一直在努力呈现一种清晰的美,哪怕快乐,哪怕伤感,哪怕疼痛,她都想用文字构建一种清晰的震憾,如同她渴望一种现实的力量能让她看到美好的未来一样。她的渴望在她的文字里繁花似锦,根深蒂固。

当然,在我看来,她的现代诗还是有些不足的,她缺乏一种将痛苦体验转化为快乐文字的习惯或能力。从诗歌语言上看,如果能将生活打碎,从中淘金,再用咀嚼过千百回的词语将其重新串连造成闪亮的珍珠多好啊。中国现代诗的语言困境在她身上也不例外。但是,这一切都掩盖不住明媚的光华。因为,她具有诗性的品格,她具有良好的古典文学的功底,她有一颗为了爱与美而愿意玉石俱焚的心。想想,一个离开中国故土多年的女子,现在能够每天写出至少一首诗歌,使用的是故土的中国语言,这种勤奋,这种挚爱,这种不懈的追求,该需要一种怎样的动力啊!那种激情的能量该有多么的强大!时间将证明,她终将会是一颗闪亮的星星,光临大地。

时令已是初冬。于我而言,却因为认识了明媚而感到阳光遍野,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我满眼看到的是明媚的春光。在我眼前,纳兰明媚就如一株绝世牡丹,亭亭玉立。于她而言,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网友,一个从来未在任何刊物上发表过文字的文学爱好者而已。但是,我情不自禁地专门为她写下了这首诗:

我印象中的明媚春光2

《花开的声音》
我听到花开的声音,
仿佛地泉渗入花蕾,
仿佛轻风嗅着阳光,
仿佛彩蝶展开翅膀,
仿佛花蕊蹦出心房,
仿佛波浪逐着温床。
千万里之外,
我听见花开的声音。
透明的纯白,幽幽的蓝梦,
漫天的紫色跨海而来。
梅红染透的雪,
梨木盛开的花。
我看到无数不在意果实的秋菊,
向冬而来,簇团而聚,寻声而往。
我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由内而外,
我听见了灵魂脱离肉体的声音,
只剩下骨架的句子近乎脱口而出。
或远或近,
我听到了蚀骨的声音,
在这个冬天,静静的盛放。

这是一首专门为明媚,一个我所喜爱,所欣赏的诗人而浅笔的诗。愿她未来的路上布满阳光,风雨无阻。而我,亦能够一年四季品尝到这明媚的春光。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葛绪峰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散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