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咁跳!》(Tel Qul ! )

Music_Critique_F1

《係咁跳!》(Tel Qul ! ) 是杜爾國立舞滔中心藝術總監湯馬‧利布恆(Thomas Lebrun)探討拒絕與接受、差異與融合和親密與衝特的作品。係咁跳3舞者以舞蹈、遊戲、hip hop及劇場的幽默,用日常生活的鎖碎事帶出接納(acceptance)的價值。

圍繞的是四位不用特質的年青人,二男二女遊走於日常生活中的學校操場、街頭、旅行歷奇、舞蹈學校、電視節目上。四位古怪個性的舞者成了個 “騎呢”雜牌組合:一個愛哭的,一個懶惰的,一個非常高大的和一個帥氣的。他們在遊戲、比賽、鬥嘴、創作、旅行、跨越懸崖,討論和探索中,互相質疑、較量、批評和觸動,並一起成長和合力創作了個完美的音樂表演。這作品是由層層添加的連續結構貫穿,每加插新的東西,就迫使舞者運用自身特質,與他人再爭辯、較勁,並自我適應和作出配合。開始時,他們什麼都不接受彼此,嘗試在身高、外表、能力上壓倒對方,以顯視自我優勢及取得應同。他們表現了退縮、恐懼、質問和差異,但各自的不同是否意味著各走極端 ? 藝術總監湯馬在細心的編舞結構下,娓娓地用舞者們具體的動作,以幽默的方式把各人從外表引領到內在的良知,使他們慢慢從分歧走到接受自己與他人。

其中一幕使有些人感到驚訝的,編舞湯馬明確的帶出社會對同性戀者和愛滋病的歧視。當兩男舞者抱在懷中溫響地親吻,另外兩位女舞者一邊睜眼享受著偷窺的虛榮心,一邊又故意偽裝對同性戀者的輕視耳語一番。其中一個站起來更諷刺辱罵男同志,欲割席且拂袖離去。感性的男同志,不但不以為意苦心追回她,更努力取得同儕在傳統枷鎖下的諒解。這幕諷刺了社會上扮作清高的衛士們,他們一面滿足於獵奇的幻想,另一面又恐懼著傳統價值的衝激,擺出一副毫無憐憫的姿態。揭示了在鞏固的社會權力運作下,我們拒絕適應不同序列的組合,我們驚惶“被危險的愛情包圍”, 我們恐懼愛滋病,我們懷疑別人,我們更害怕孤獨。因為係咁跳1我們不願面對自已的內弱,所以對他人行為才作出強烈的反應和製造出緊張的局面。湯馬的編舞是一針見血的,藉此談論艾滋病,恨恨的要我們反思對自已是否接納自己?是否錯誤地把自己和情感投射到他人的身上?枷鎖和壓力,是各人試圖為自己畫地為牢,還是對他人的否定?我們為何不向自己翻牌,完全坦白的接納自已,再接納他人?

係咁跳2最後一幕,四位舞者又走在一起準備電視的音樂節目的錄影。一連串的矛盾雖沒有靜止片刻,但他們平靜地一齊面對困難,創作出賞心悅目的表演。要改變他人,不如接納自已的情感和再了解別人的不同。在演後座談中,有位外藉小孩坦誠地向湯馬‧利布恆表達 “睇唔明”, 他沒有半點不悅,反而滿心歡喜的引導小孩去觀察舞者,讓小孩自己琢磨一下劇情,再從所看所聽思考以建構出 “接納” 。每一個人有獨特之處,接納是成長的重要課題。湯馬‧利布恆想培養年青人對新的藝術形式追求,有多樣性包容和欣賞。接納自已要從勇於面對,踏實出發。無論身處何處方,畢竟我們都得做自己和接納他人。這也是《係咁跳!》(Tel Qul ! ) 作品魅力的所在。

(完)

備註:點擊這裏可以繼續瀏覽作者李琬碧在本網站內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赏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