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唐卡艺术家的创新动力与坚守传统底线的平衡度(下)

唐卡:白度母

三.唐卡艺术家应如何兼顾创新与传统的路径分析

国内学术界对唐卡艺术在未来的发展中的研究呈现各种不同的态度。“一部分接受过传统唐卡的绘制方式的艺术家认为:藏族的唐卡艺术源本是为宗教服务的,而在以后的发展中还应遵循这一传承方式,完全抛弃唐卡艺术的宗教性是不可行的,也是不明智的,而是应该在保留和保护唐卡艺术的传统形式下表现新的内容。另一部分年龄趋于中年的从事唐卡艺术的艺术家则认为新时期的唐卡艺术不应驻足不前,内容发生变化,形式也必然会发生相应的变化。在素材和内容、画境和审美意味的追求上应更具有浓郁的、独特的本民族的民族色彩,才是唐卡艺术在未来发展的更好方向。第三类是一些藏区新生代的画师则认为,吸收和借鉴传统唐卡艺术的精髓,运用新的观念表现新的艺术创作。”上述三种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处,都在肯定和强调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只是在创新的方式、内容和程度上各持不同的态度而已。对民族文化发展的路径分析上,有学者言到“融合是民族文化发展的规律。文化发展,是不同地区的文化,不同民族的文化不断融合的过程,同时也是不断分化的过程。停滞不动的文化,既不融合也不分化的文化,是考古对象,不是活着的文化。”

创新与传统似乎历来就是个矛盾体,唐卡艺术的创新与传统甚是如此,在热议民族文化传承与保护的背景下,如何兼顾二者,找寻一条“中庸之道”,在既不损害唐卡艺术的“原真性”和“完整性”,又能顺应时代的潮流而适时革新,已经成为以唐卡艺术家为主的所有关注和热爱这门艺术的有识之士责无旁贷的使命。

费孝通先生在《对文化的历史性与社会性的反思》一文中提出了“文化自觉”这一颇具意义的词藻,笔者认为这一论述恰如其分的为解决唐卡艺术在当下所处的困境指出了一条明路。‘文化自觉’指的是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来历、形成过程所具有的特色和它的发展趋向,不带任何‘文化回归’的意思,不是要‘复旧’,同时也不主张“全盘西化”或“全盘他化”。自知之明是为了加强对文化转型的自主能力,取得决定适应新环境、新时代对文化选择的自主地位。“文化自觉要求文化的保有者在认识自己文化的基础上,在多元文化的世界里确立自己的位置,经过自主的适应,取长补短,与其他各种文化共同发展的一项共处条件,基于唐卡在当下面临的创新与传统的尴尬抉择的处境,按”文化自觉“概念的内涵加以实践,不失为一种有益的尝试和可行的举措。

另一方面,随着唐卡频频出现在艺术市场,以空前的状态进入大众的视野,引起社会大众的关注,不仅为唐卡艺术的传承和保护提供了必要的舆论氛围和社会支持,同时也为唐卡艺术家施加了隐形的压力,到底是坚守传统还是按消费者需求进行不断的创新?毋庸置疑,传统是唐卡艺术发展的根基,不能摈弃,那么作为传承主体的唐卡艺术家应如何与时革新呢?笔者认为在绘画领域具有权威性的画师与专门研究唐卡艺术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研究并制定关于“创新度“的较具灵活性的规章制度或专著,并强制性的规定所有从事唐卡绘画的艺人都要严格按照制度或专著进行绘制,因为实践的健康发展需要理论的支撑,一种文化现象的传承与延伸需要一定的参照物加以限制。如若没有任何限制任由艺术家自由创新,随着时间的推移,难免会出现摈弃传统全面革新的极端现象。艺术家为张扬个性、突出自我技能,无限制地加以创新,没有统一的参照标准,不久的将来,这款历经千年的艺术形态进入历史博物馆的情形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但是若僵硬地、机械地复制,亦只能使这一艺术形态在历史的潮流中逐渐被人民厌倦进而遗弃,随之自觉或不自觉地退出时代的舞台。

因此,严格意义上讲,唐卡艺术并无所谓的传统与现代之间的鸿沟,而是历经多年的艺术形态在不同时期艺术家的笔触之下染上了时代的烙印,借助唐卡艺术表达时代气息的一种探索。关于唐卡艺术家未来的发展路径,有学者说道“历史于变革中发展进步,艺术则借助时代变革率先进行转变,这也成为衡量一位唐卡艺术家未来的价值标准“,借时代变革率先进行转变,文化转型时期唐卡艺术家在创新与传统中间摸索一条既坚守传统又与时革新的路径需要以唐卡艺术家为主的各方有识之士责无旁贷的使命,需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

【1】达洛等主编:《雪域奇葩——中国藏区唐卡艺术》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11年

【2】尕藏才旦:《藏传佛教艺术》兰州:甘肃民族出版社,2009年

【3】嘉雍群培:《藏族文化艺术》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4】康•格桑益西:《藏族美术史》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2005年

【5】尕蔵加:《雪域的宗教》北京:宗教出版社,2001年版

【6】肖云儒:《民族文化结构论》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

【7】费孝通:“对文化的历史性和社会性的思考”,载《思想战线》2004年第2期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噶哇•更登才让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