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的梦想

一九六八年(大概48年前)的一个冬天,当时的我才十三周岁,正就读于肥光小学五年级。我那时候是有点内向,谁要是和我开个玩笑,我的脸就会红得像门对纸一样。

有一天中午放学了,我和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准备回家。经过肥西县五七大学附中那里,有个同学说:“六安市京剧团在附中招收演员,我们去看看,如何”?我习惯性地点点头,便尾随着同学们去了招聘现场。音乐梦想1_副本

几间屋的外面挤满了几百人,有男的,有女的。他们都期盼着能应聘成功。可是当招聘老师目光移到清秀,标致的我面前时,他却定注了。招聘老师手指着我说:“那个高个子同学姓什么”?一个同学们抢先说:“他姓丁,名叫守文,是肥光小学的学生。“招聘老师会意地点点头,兴奋地说:“丁同学请唱一首你最喜欢的歌,行吗”?当听到老师叫我唱歌时,我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我的舌头也忽而就好像短了一截,一字一顿吃力地说:“我唱得不好,不会唱”。老师说:“唱两句也行”。这下可难坏了我,羞得涨红了脸,我感觉好象有一只小兔子蹦进了我的心窝里,上窜下跳的,我的心快窜到嗓门外啦!这时候,我的两条腿也不断地在发抖。就说着:“对不起,两句也不会唱”。虽然那位老师一再地鼓励我,可我却拉着同学迅速地离开了招生现场。回头望,只见后面的老师婉惜地摇摇头。

出了招生现场,我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两条腿也不再抖了。到了家里,我告诉了母亲和哥哥。哥哥说:“多好的机会呀,你却没能把握!万一考上了,你可吃喝玩乐一辈子了。你笨啊,这是多好的工作啊!”从那次以后,我每天都唱上几句,上学路上或是放学的时候,总是不停地哼起了歌。同学们都嘀咕着:“守文啊,人到哪,歌声就到哪儿”。我心想:下一次有这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珍惜!可是我现在已等到六十开外的年龄,也没等到这第二次的机会呢!真是时也,命也,运也!

吹笛1不过从那天以后,我和音乐就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从书摊上买了几本唱歌的书,又买了怎样识简谱和笛子吹奏法,唢呐演奏技巧等专业书籍。学习起笛子和唢吶,村子里的村民,都夸我是音乐通,村子里有娶媳的,办喜事都请我去表演,添添气氛。

一九八二年秋,我和同村的笛友被上派镇请去参加了由胡湾村,凉亭村,北张村,南郢村筹办的文艺大汇演。`我唢呐_副本的笛子和唢呐吹得出神入化,随你唱什么歌,我的笛子都能有板有眼地随着歌声响彻云霄。

二零一二年春节前,我受华兴物业总公司的邀请,参加了总公司的春节联欢晚会。当晚,我展示了书法表演和现场写春联。还有我拿手的笛子独奏《红星照我去战斗》一曲。另外,我还演唱了一首蒋大为的《牡丹之歌》和阎维文的《母亲》。台下掌声雷动,叫好声经久不衰。我还写了一首打油诗《笛声悠扬》:

下班回家心舒畅,
铜色竹笛情谊长。
相伴数载难割舍,
一曲随風乐四方。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我又受邀参加了安徽卫视举办的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八小时红歌唱不停”大型红歌会。我演唱了我的首本歌曲《牡丹之歌》。安徽卫视节且主持人吴薇还夸赞:“丁老师唱得真好!”。这当然是客气和鼓励的话,可是我也非常的开心和鼓舞。

现在的我虽然是六十开外的年龄,但是我心情乐观。小区居民和同事们随时随地也能欣赏到我的歌声。他们总是说:“老丁人没到,歌声先到了。”我的同事们也都称赞我是:“老玩童”。是的,我怀着音乐的梦想,愿意做一个永远快乐和进取的“老顽童”。

歌唱荣誉证书A_副本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丁守文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散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