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動機的傳說——《舞士列傳》

Music_Critique_F1

節目︰舞士列傳
主辦︰進念.二十面體 @建築是藝術節2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
日期︰16/10/2015
城市︰香港
藝術類別︰舞蹈
題目 : 永動機的傳說——《舞士列傳》

永動機的傳說——《舞士列傳》

《舞士列傳》是以探索舞蹈及舞者為主題的舞蹈劇場。以舞蹈排練室為景,四代香港舞者馬才和、李思颺、徐奕婕和邱善行,不同的舞蹈風格,呈現部份習舞的點滴,勾劃出舞者與舞蹈微妙的關係和相互影響的轉化。在作品中,這些都能從舞者的獨舞部份清楚見到,舞者以肢體組成了各有特色的形體動作、舞動和移步,對應了他們的特質。馬才和的動作快速且乾脆俐落,和他1995年《不是雙人房》作品影象中的自己共舞,害怕和恐懼仍然觸動人心,反思過去與自己的關係。引用從前的作品『馬才和的舞蹈展覽II』,馬才和他按叫出的數字聯想到在那歲數的一年有什麼發生,然後立刻以身體回應,他透過一舉手一投足對觀眾和回憶作了直接的回應。李思颺則從舞蹈說到人生,芭蕾舞雕琢她的生命,從追求舞蹈的技巧與美感,她邁向認識自己靈性課題,接受自己和展現自我的獨特。她那些獨立移勳的肢體動作,可見於新作《Galatea X》中偶戲般的形態,技巧成熟且舞蹈節奏出眾。唯一可批剔的是她的獨白,聲調平實節奏過於平均,戲劇味太濃未能把觀眾完全帶入她情感世界。相對地年輕新世代徐奕婕則較輕鬆,她坦率地表達舞蹈是她活著的原因。以編舞日常的鎖事,配合城市生活畫面片段,向觀眾展示她關懷社會的胸襟,凝練深邃的舞態遊走於空間之中。舞蹈藝術不再是存於劇場,乃植根於生活環境。另一角度是,她以舞蹈看人、看事和看生命。

最突出的是90後的邱善行,他選取08至14年間的學校週記及短寫習作《自剖》作畫外音,並以肢體在舞蹈練習欄桿上舞動,清楚展現他與舞蹈之間微妙的情感。承載着舞蹈的傳統,以天馬行空的幻想,他嘗試突破舞蹈框框,另闢蹊徑新編恐佈童話舞劇,引得觀眾笑聲起始彼落。最引人入勝是劇尾段,邱善行撥動歷來很多人想發明的『永動機』,目不轉睛地深究。『永動機』是僅有一個熱源的條件下便能夠不斷運轉的機械。對應《舞士列傳》,有什麽能量讓舞者們堅持創作,慢慢地打破自己的以往,不斷嘗試新方向?我們的生命之源又從何而來?你的『永動機』在那?生命力就是藝術、文化、空間與身份。

總的來說,《舞士列傳》的演出是賞心悅目,且寓意豐富。舞者純熟地運用身體,以經歷為藍本編成優雅的四個小品,用舞蹈貫串一起。透過作品《舞士列傳》,黄大徵想要尋問我們的生命之源又從何而來?你的『永動機』在那?生命力是藝術、文化、空間與身份嗎?

(完)

備註:點擊這裏可以繼續瀏覽作者李琬碧在本網站內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赏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