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亞投行”和“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的關係

简体版

CIPS_F1

中國自推出“一帶一路”和“亞投行”後,深受多國的歡迎。主要原因是“一帶一路”和“亞投行”提倡的是“共同發展”、“互惠互利”、“合作共贏”等宗旨而並沒有附加任何的政治條件。因此,沿線各國亦了解到“一帶一路”將會為她們這些發展中國家帶來巨大機遇。因為“亞投行”可協助這些發展中國家為基建項目融資,這不但解決了資金的問題,同時當基建項目得以落實執行後、即會令沿線各國的經濟前景露出曙光。基建項目完成後,由於物流的暢通將令沿線各國的經濟可持續發展,進而引申至沿線的地方經濟也活躍起來,不單創造了很多就業機會,也因此創造了無限商機。“亞投行”估計沿線各國的經濟效益大約是21萬億美元。由於要達至互聯互通,互聯網也將會急速地發展起來,在多方面配合下,可以說是商機處處,春光無限好。

另一方面,自去年底獲“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 簡稱SDR)籃子貨幣,人民幣從此便踏上國際貨幣的路途。但它要真正在世界上成為流通貨幣,還是漫漫長路。為了解決國際結算人民幣的問題、中國中央已將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簡稱CIPS)一期於2015年10月8日在中國上海上線運行。什麼是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簡單的CIPS4A說,它是為境內外金融機構人民幣跨境和離岸業務提供資金清算、結算服務,是重要的金融基礎設施。實際上,這跨境支付系統的功能相等於美國主導的國際支付結算系統(Society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簡稱 SWIFT)。所有海外的人民幣結算都會在該支付系統進行,從而發揮了人民幣的真正功效。

鑒於人民幣逐漸成為各國的儲備貨幣、它將很大機會提升在“特別提款權”的份額。現時它的份額是10%左右。“一帶一路”開展後,中國與沿線國家的貿易額將會相對地大幅增加,這對人民幣的需求也會因此而大增。最關鍵的是結算通道命脈不再由美國完全掌控。各國也可安心用其它的貨幣結算本國的貿易。筆者認為如此下去,美元被淡化之勢是在所難免了。有了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相信各國的金融事業從此應該不會再被美國獨大的金融體制繼續控制和牽著走。

眾所周知,美國除了以強大的軍事震懾全世界外,最重要的是以美元作為雙面刃影響著全世界多國的政治和金融的方方面面。全世界的貿易凡是以美元結算,也都必須在美國紐約的國際結算中心結算。美國還規定各國購買石油時必須以美元報價、美元結算。[俗稱“油元”]從而進一步控制全世界的資金流向。世界各國深知這樣運作等於”進貢”給美國,有如古時的天子,各藩歲歲來朝。世界各國也迫於無奈、唯有忍耐就範。有些產油國想用其它貨幣結算,結果多被美國控告藏有生化武器,馬上發動戰爭,將該政權推倒,另立總統。那個不聽令的,那個政權便遭殃,以致世界各國多半敢怒而不敢言。

其實歐洲各國也曾嘗試擺脫美元,創立歐羅貨幣(Euro Currency)。但因為歐洲各國各有各的問題,政策絕難統一,結果歐羅對世界的影響力也只是一般,最後當然也改變不了美元的地位了。

可現今人民幣正式成為國際貨幣,間接地開始與美元“競爭”。由於中國是單一政府,單一政策;中央上傳下達、效率極速。這與歐洲各國效率相比較實不可同日而語。況且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經濟總量龐大,亦為世界各國的前列貿易夥伴。很自然地,各國的貿易當然希望以本國貨幣與人民幣直接結算。其重點和好處如下:

  1. 可以減少由於美元波動的風險。
  2. 可以降低成本(不需要將本國貨幣兌換成美元)。
  3. 減低政治風險、避免結算通道命脈完全掌握在美國手裏(政治威脅)。
  4. 由於貿易交流並沒有經過美國,結果結算通道命脈讓美國掌控不了。筆者認為如果在資訊和數據流方面美國未能掌握透徹,那麼對於像從前一樣持續控制整個世界的一切大環境、將會逐漸開始減弱,甚至難以掌控,在評估形勢方面亦估計未能得到全面的考慮,這對於美國將來可能再利用發動戰爭的手段以影響、控制、甚至推倒其它大國的政權,例如中國、俄羅斯等,便很難具有十足把握了。我看這才是最關鍵、亦是重點所在。

當然,中國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目的並不是為了要和美元爭霸,而是要保證人民幣的結算能獨立運作及安全,能保護自己的財富安全,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此時此刻的中國才算是集齊了所有的大國重器。

CIPS5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一期(CIPS)上線運行是實現人民幣作為國際支付貨幣的重要一步。記者從中國人民銀行瞭解到,CIPS一期採用即時全額結算方式處理客戶匯款和金融機構匯款業務。首批參與機構包括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交通銀行、華夏銀行、民生銀行、招商銀行、興業銀行、平安銀行、浦發銀行、匯豐銀行(中國)、花旗銀行(中國)、渣打銀行(中國)、星展銀行(中國)、德意誌銀行(中國)、法國巴黎銀行(中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銀行(中國)和東亞銀行(中國)等19家境內中外資銀行。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範一飛在上線啟動儀式上說,CIPS系統的建成運行有利於提高人民幣跨境結算的效率,促進人民幣在全球範圍內使用,對於更好地支撐實體經濟發展和“走出去”戰略實施,必將產生深遠影響。

“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的建立是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一個重要的里程碑,為人民幣跨境使用搭建了一個重要的基礎設施,相當於通過一條“支付高速公路”將全球人民幣使用者聯結起來。”匯豐大中華區行政總裁黃碧娟說,“隨著CIPS的建立,離岸人民幣市場的支付效率也會進一步提升,全球範圍對人民幣產品和服務的需求會隨之而增加,將帶動更多包括外匯、債券在內的人民幣金融創新。”

人民幣已成為全球第四大支付貨幣及第二大貿易融資貨幣,建設獨立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和完善人民幣全球清算服務體系成為必然要求。業界普遍認為,CIPS的建立在順應市場需求的同時,將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在全球的使用,為其成為真正的全球貨幣鋪平道路。

(完)

其他相關文章:
1. “一带一路”之民心相通
2. 「一帶一路」( The Belt and Road )沿线国家

備註:點擊這裏可以繼續瀏覽作者周偉強在本網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