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亚投行”和“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的关係

繁體版

CIPS_F1

中国自推出“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后,深受多国的欢迎。主要原因是“一带一路”和“亚投行”提倡的是“共同发展”、“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等宗旨而并没有附加任何的政治条件。因此,沿线各国亦了解到“一带一路”将会为她们这些发展中国家带来巨大机遇。因为“亚投行”可协助这些发展中国家为基建项目融资,这不但解决了资金的问题,同时当基建项目得以落实执行后、即会令沿线各国的经济前景露出曙光。基建项目完成后,由于物流的畅通将令沿线各国的经济可持续发展,进而引申至沿线的地方经济也活跃起来,不单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也因此创造了无限商机。“亚投行”估计沿线各国的经济效益大约是21万亿美元。由于要达至互联互通,互联网也将会急速地发展起来,在多方面配合下,可以说是商机处处,春光无限好。

另一方面,自去年底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 简称SDR)篮子货币,人民币从此便踏上国际货币的路途。但它要真正在世界上成为流通货币,还是漫漫长路。为了解决国际结算人民币的问题、中国中央已将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简称CIPS)一期于2015年10月8日在中国上海上线运行。什麽是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简单的CIPS4A说,它是为境内外金融机构人民币跨境和离岸业务提供资金清算、结算服务,是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实际上,这跨境支付系统的功能相等于美国主导的国际支付结算系统(Society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简称 SWIFT)。所有海外的人民币结算都会在该支付系统进行,从而发挥了人民币的真正功效。

鉴于人民币逐渐成为各国的储备货币、它将很大机会提升在“特别提款权”的份额。现时它的份额是10%左右。“一带一路”开展后,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贸易额将会相对地大幅增加,这对人民币的需求也会因此而大增。最关键的是结算通道命脉不再由美国完全掌控。各国也可安心用其它的货币结算本国的贸易。笔者认为如此下去,美元被澹化之势是在所难免了。有了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相信各国的金融事业从此应该不会再被美国独大的金融体制继续控制和牵着走。

众所周知,美国除了以强大的军事震慑全世界外,最重要的是以美元作为双面刃影响着全世界多国的政治和金融的方方面面。全世界的贸易凡是以美元结算,也都必须在美国纽约的国际结算中心结算。美国还规定各国购买石油时必须以美元报价、美元结算。[俗称“油元”]从而进一步控制全世界的资金流向。世界各国深知这样运作等于”进贡”给美国,有如古时的天子,各藩岁岁来朝。世界各国也迫于无奈、唯有忍耐就范。有些产油国想用其它货币结算,结果多被美国控告藏有生化武器,马上发动战争,将该政权推倒,另立总统。那个不听令的,那个政权便遭殃,以致世界各国多半敢怒而不敢言。

其实欧洲各国也曾尝试摆脱美元,创立欧罗货币(Euro Currency)。但因为欧洲各国各有各的问题,政策绝难统一,结果欧罗对世界的影响力也只是一般,最后当然也改变不了美元的地位了。

可现今人民币正式成为国际货币,间接地开始与美元“竞争”。由于中国是单一政府,单一政策;中央上传下达、效率极速。这与欧洲各国效率相比较实不可同日而语。况且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总量庞大,亦为世界各国的前列贸易伙伴。很自然地,各国的贸易当然希望以本国货币与人民币直接结算。其重点和好处如下:

  1. 可以减少由于美元波动的风险。
  2. 可以降低成本(不需要将本国货币兑换成美元)。
  3. 减低政治风险、避免结算通道命脉完全掌握在美国手里(政治威胁)。
  4. 由于贸易交流并没有经过美国,结果结算通道命脉让美国掌控不了。笔者认为如果在资讯和数据流方面美国未能掌握透彻,那麽对于像从前一样持续控制整个世界的一切大环境、将会逐渐开始减弱,甚至难以掌控,在评估形势方面亦估计未能得到全面的考虑,这对于美国将来可能再利用发动战争的手段以影响、控制、甚至推倒其它大国的政权,例如中国、俄罗斯等,便很难具有十足把握了。我看这才是最关键、亦是重点所在。

当然,中国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目的并不是为了要和美元争霸,而是要保证人民币的结算能独立运作及安全,能保护自己的财富安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此时此刻的中国才算是集齐了所有的大国重器。

CIPS5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一期(CIPS)上线运行是实现人民币作为国际支付货币的重要一步。记者从中国人民银行瞭解到,CIPS一期採用即时全额结算方式处理客户汇款和金融机构汇款业务。首批参与机构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华夏银行、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兴业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汇丰银行(中国)、花旗银行(中国)、渣打银行(中国)、星展银行(中国)、德意志银行(中国)、法国巴黎银行(中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银行(中国)和东亚银行(中国)等19家境内中外资银行。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上线启动仪式上说,CIPS系统的建成运行有利于提高人民币跨境结算的效率,促进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使用,对于更好地支撑实体经济发展和“走出去”战略实施,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的建立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为人民币跨境使用搭建了一个重要的基础设施,相当于通过一条“支付高速公路”将全球人民币使用者联结起来。”汇丰大中华区行政总裁黄碧娟说,“随着CIPS的建立,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支付效率也会进一步提升,全球范围对人民币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会随之而增加,将带动更多包括外汇、债券在内的人民币金融创新。”

人民币已成为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及第二大贸易融资货币,建设独立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和完善人民币全球清算服务体系成为必然要求。业界普遍认为,CIPS的建立在顺应市场需求的同时,将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在全球的使用,为其成为真正的全球货币铺平道路。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周伟强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散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