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颂

草原颂_FF

我出生在巴彦塔拉的大草原上,
万匹骏马腾空飞奔的情景
是我看过最美的舞蹈;
悠悠的马头琴声
是我听过最美的摇篮曲;
草原的蒙古包
是我住过最幸福的港湾。
那芊芊牧草是我祖先的头发;
那坯黄土是我祖先的肤色;
那条内蒙古河是我祖先的血液。

(一)
当我是贺兰山上云杉的胚芽时,
我年青的躯干在地底痉挛,
不死的精灵在拼搏呼号,
我要出去!
我要出去!
我要叩响这黑暗的囚室,
用理想捶打囚室的门环,
用梦想的光照亮阴暗潮湿的地狱,
我要立志长成参天大树,
根深深地扎进故土,
把那土地狠狠地爱恋。

(二)
忆往昔——
我驯养的骏马,
不但驾奴不了这鄂尔多斯的大草原,
还体弱多病 奄奄一息,
我建起的破旧的蒙古包,
数百年来,
不知塌陷过多少次
我种下的披碱草种,
数百年来,
终究 未能把土地一瞬穿
唉,内蒙古高原也曾有过苏醒的冲动,
但历史的蛛网,
总会羁绊住它顶破天的矫健步伐。
历史的驳船,
总会把纤绳,
深深地勒进,
马儿的肩膀,
忍受着所有的痛苦,
马儿将蹄子,
狠狠地扎进,
贫瘠的土地,
马儿也曾想,
用死亡的灵魂来祭祀天神,
(赐它一臂之力,
将祖国命运的缰绳拉动,
因为——
这曾是它惟一的美梦。)
但可惜,化作午秋鬼雄后,
谁来播种下明天希望的种子,
谁来守护咱们美丽的草原天堂。

(三)
看今朝——
1949年的秋天,
当礼炮声惊醒黑暗的黎明时,
我们共同眺望东方欲晓的天际,
我们共同迎接新中国的满天霞光,
我们共同聚集在天安门广场的历史讲台前。
喜迎
绯红的太阳——
喷薄欲出
把那亿万人的忧愁稀释,
把那温暖与希冀播撒,
霎时,
寂寞的空气变得躁空,
憔悴的枫叶变得蓬勃,
鸟儿嘶哑的喉咙变得亢奋,
看,
疲惫的马儿,
仿佛也被唤醒了灵魂,
丢掉了疲惫,
丢掉了悲哀,
丢掉了烦恼,
挂着眼泪腾空而起,
溢着希望的微笑,
奔跑在科尔沁的大草原上,
沸腾的热血在体内喧嚣,
灼灼闪耀的理想心,
奈不住内心向前的勇气,
一奔,
跨越时代的步伐,
领跑中国,
领跑世界。
但何曾忘了——
母亲曾以残损的手掌,
抚摸了
我那没有温度的心,
何曾忘了——
母亲曾以干瘪的乳房,
喂养了
我那散架的命,
这一切的一切,
何曾忘了,
何曾忘了。

(四)
我愿为一朵鲜花,怒放在库尔苏古尔河河畔,
把最美的季节送给库苏克尔河的湖泊,
把最美的笑颜送给每一位牧马人,
告诉他们,我们同是草原的儿子,
把最美的话儿送给每一位牧羊人,
告诉他们,牧羊曲曾是我们精神的慰藉,
陌生的人儿啊,熟悉的人儿啊,
亲爱的人儿啊,我们同是一家人,
我们的牧马 草原 田地 家园
生生不息的繁衍,
我们的民族,
我们的梦想,
将把那奔流不息的河流唤醒,
将把那漫山遍野的草原渲染。
我愿为巴辛塔拉骏马头上的铃铛,
把我们绵延不断的梦想
从缥缈引向现实,
清脆地奏响圆梦之曲,
等到那时,
请把我高高地挂起。
我是那千年前埋在内蒙古草原的种子,
千年来,我一直在地下吮吸着如水的滋润,
千年来,我一直在地下微笑着痛苦的成长,
等待着终有一天,
生根发芽,
是的生根发芽,在那内蒙古草原上,
开出一朵圣洁的萨仁花,
以我纯粹的灵魂绽放出娇艳。

(五)
我是中华沉睡了千年的梦, 千年的梦。
五千年来,我一直苦苦追寻着的梦, 追寻着的梦。
成吉思汗陵前,我把那双手握紧,虔诚地鞠躬。
蒙古庙前,我把头颅高扬,虔诚地凝视,
用现实照亮梦想。
但——
中国雄狮依然未醒, 沉睡着;
依然未醒, 沉睡着;
依然未醒, 沉睡着;
是的依然未醒, 沉睡着
千年无边的梦里。
我目睹了:
豺狼横行, 国地沦丧;
背井离乡, 流离失所;
江山失却心中泣血;
昆仑峰相连黄河涌大浪。
中华民族五千年
寻梦、 追梦、 圆梦。
中华民族五千年
贫穷、 发展、 复兴。
中华民族五千年
迷惘、 深思、 沸腾。

(六)
千年后,我仍要出生在巴彦塔拉的大草原上。
千年后,我还要做草原忠诚的儿子。
千年后,如若有幸我还要盛开在库苏古尔河河畔。
千年后,如若有幸我还要在内蒙古草原上将自己藏埋,
我誓以生命和热血把草原的命运承担。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霍瑞锋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