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河流两条船

毫无疑问,我们生命中的第一条河流,源自母亲的子宫。

当母亲十月怀胎,瓜熟蒂落一颗新的生命从此脱离母体。我们幼年到成年开始行使的第二条河流,不再是单一的物质体系,更多的是精神载体。.

一条河流两条船1.

河泛指人类宇宙自然界,是对于某一个区域而言的,这条河流养育了当地的人民,那么这条河流就可以成为是当地的母亲河。

有人把河流称为大地的动脉,河流世世代代的滋润哺育着人民,成为人类文明发展的摇篮。我祖先祖祖辈辈生活距离百十公里的黄河东沿,与母亲河一样历经了波涛汹涌的洗礼,残酷的风霜寒冬。但是,也正是母亲河的伟大和滋养,才有了今天华夏子孙走出国门,传播中国古老文化的资本。黄河是这样一条源远流长、波澜壮阔的自然河,又是一条孕育中华民族灿烂文明的母亲河,母亲二字本身就包含着丰厚的人文内涵。

生命之舟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

吾父张氏,据说是张骞后人。张姓在中国历史悠久,族大支繁,是人口最多的大姓,人口已超亿人,占中华民族人口的十分之一以上,唐代十大“国柱”,张姓居首位,张姓祖先可以追溯到五千年前中华民族的共同始祖━━黄帝。张,从意象解释,是一个象形字,整个样子像一个张弓欲射之人。

张,繁体字作眼,由弓和长左右相合而成,张姓人在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姓氏总会说:“弓”“长”“张”的“张”以此为荣。

弓乃器,长乃久,合二唯一祖先总是不忘初衷。

一条河流两条船2A

.

根据史料记载:吾张氏先祖宋末从山东高唐州恩县枣园村迁徙河南省杞县官庄江陵岗。迁徙始祖张超的父亲旅威公的生平,可以推断是康熙年间迁居翟岗的。旅威公是康熙二年无举人,历浙江处州千总,遵义协镇标都司寅书管右营中军守府事。在四川打箭炉战斗中殉身。其子张超迁居翟岗。就在这古老村落,与我祖先有了一次约定,今生来世做张氏后人。

不得不广而告之,在翟岗村爷爷四弟兄尤为长者张立志张立仁德高望重,个个都是硬邦邦的一条汉子。到了子承父袭之血脉亦是如此,日后铸就今天我浪迹尘寰“不为权势低头,不为世俗折腰”。

吾母付氏。根据史料记载,付氏广东梅县,隶系客家人。  “傅”,字从“人”,起初有逐渐相传之义,后意会为辅助、教导。本意上讲,“傅”字起源于氏族社会末期,是新兴奴隶制社会的产物,与“赵(赵)”字同时诞生。“傅”,是贴身于奴隶主的高级仆人,就是当今从教授到家教、以及白领主管一类的角色。由此推论,母亲无愧祖上小资家庭,外公不仅管理账目还懂得经营。然,母亲不仅念完女子专校,最终还是巾帼不让须眉。舅舅姨妈在母亲资助下分别完成中等教育,舅舅成为中国第一批化工动力工程师。如果,没有受到母亲的影响,尤其是十年浩竊,俺不是堕落估计生命早已消逝不在人世。综上所述,由此可见血缘所载生命之舟是何等的重要!

吾一出生,正确的应该在俺一岁时,却因为这条生命之舟,突然遇到残酷的风暴和冰霜。就在四岁那年,这是一个没有完整清晰的年龄,也是最需要家庭呵护最渴望求知的年纪。俺却失去了家庭失去了父母庇护。从此,生命之舟再也难以覆辙,一个弱小卑微的生命开始四处流浪颠簸。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是知识普度众生,确切说是人文情怀融化了一个微不足道的生命!哲学智慧告诉我们:人生,不可能在同一个时空下进入两条河流。

就是这个时期,俺融入到另一条气势磅礴,宏伟博大包容人类生命之舟,那就是:

诺亚方舟

.

一条河流两条船3.

“诺亚方舟”,基于基督教圣经的《创世纪》和亚伯拉罕,传说根据上帝的指示而建造的大船,方形,其建造的目的是为了让诺亚与他的家人以及世界上的各种生物能够躲避一场上帝因故而造的大洪水灾难。后来,诺亚方舟就成了“避难所”的代称。

我生命中的诺亚方舟,除了文学还是文学。乃至文学成为我的武器,80年代中期,我独自躺在江阳医学院,从没有感受到过的痛苦和绝望:“当剧痛以酷刑的狰狞疯狂撕咬每一根神经,我看到我那一贯洒脱的思维正在用匍匐在地的羽翼向所有的色彩和诗意举起白旗。”这次病痛带给我不单是难以揪心的煎熬,亦是我开始思考生命存在的意义?最终文学成了我的诺亚方舟,逃离残酷现实的避难所,抵达理想彼岸的生命之重!

青春的季节注定是一个浪漫的季节,一不小心便误入歧途,上帝允许我们犯错,但是不允许我们堕落。再说,我们也没有理由去堕落!

数学家阿基米德的杠杆原理:给我一个支点,我将翘起地球。

一位伟人说过:心态是你真正的主人。一位哲学家说过:要么是你驾驭命运,要么是命运驾驭你,而抉择关系着一生路程的走向,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跌入苦难的深渊!

“让我头戴一轮故乡的明月怀揣一个永远指南的罗盘,走向林海高山大川和苍茫的荒原。”正是这样,通过这条诺亚方舟,几十年如一日始终纯粹染指在人文天地间。登上这理想之舟,足足让我等了近四十年。一出征遨游在西中文化领域,仅仅作为沧海一粟,在有限的生命里,力所能及去为人类做一点应该尽得责任和担当,仅仅如此脚步而已!

“纵使不能跋涉到最后,我也要用思维的双臂去拥抱意象雄浑磅礴的大自然。”几十年来,无论苦难还是伤痛包括来自身边的刀枪棍棒,从没有放弃过对生命理性的思考,对文学的真挚与追求,以及对人类社会的关注与豁达和包容。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徐志摩说的 “吾会寻觅吾生命灵魂唯一之所系,得之,我之幸也;不得我之命”。意思就是,我将会寻找生命中最珍贵的可以用灵魂相知的东西–伴侣,事业,信仰,追求等.追求到了,那是我的荣幸;追求不到,那也是我的命运.失去和得到是成正比的,不用为一时的成功感到骄傲,更不用为一时的失意感到悲伤.一生走来,在探索努力中去享受过程,而不是欲望的结果。由此,这样的生命始终是阳光滋润如雨春风温良的!

50年代末期,因为父亲冤案,我不得不落魄在原始先民的老家生活,是这厢百姓的厚爱给了我坚实朴素的感情,父老乡亲推荐我完成中等教育,知青三年又在黄河流域的中原度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或许没有父亲的落难,没有家境所遭遇的悲剧,我的人生就没有这样一段受益大河之熏陶,辽阔土地的滋养,幼年时期脑海里也难以植入千年来,中国文明所经历过夏、商、周,后来的西汉、东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宋、金等几十个强大的王朝,懂得其华夏没有中原,其政治文化经济的脉络绵延几千年后播撒世界。正如今天说的:“一带一路”,我们幸运接手华夏之火炬,把中国文化传播人类社会。

在个体生命腾跃时,如果没有诺亚方舟远行承载,那精神之舟就会随时坍塌,所以精神世界取向,人文、世界观的奠定,潜移默化孕育都被母语文化濡染著。黄河哺育了中华儿女,人们常说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摇篮,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如果说,没有生命中那一段憨厚朴实乡村文化的陶冶心灵的净化,生命卑微的难以预料是什么样的结局。24年前去国,落脚西欧其母语,精神世界一直傲游在中西文化领域,,从没有改变过初衷!可见,生命之舟承载的是人类社会的繁衍,那么诺亚方舟承载的是人文精神世界。两者之间有先后,也是相互并提的。

书籍可以缓解生活的寂寞,人文艺术可以拯救生命,死亡的灵魂也能起死回生。正因为这艏诺亚方舟底气厚重,所以20多年来我遨游其间,拥抱着大自然呼吸著天地间灵气,在文学的天空上自由飞翔。

一条河流两条船4

.

唐代诗人王之涣的《登鹤雀楼》作为本文结尾。

白日依山尽
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层楼

诺亚方舟正向人类驶去……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张琴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散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