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thought on “蝴蝶兰”

  1. 謝謝 荷蘭 李小姐!
    16年9月寫荷,
    18年9月詠蘭;
    詩中花之 色、香、韻,
    就算飄過大西洋仍未有所减退;
    花好!詩美!
    加東讀者 西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