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時代的青銅器

青銅器之使用乃人類社會生活一大進步

我們知道:在人類文明發展史上所使用的器物,最原始也最漫長的是舊石器時代。這個時期以十萬年計,先民們茹毛飲血,以狩獵為生,所用器物乃為原形的石頭。其後則是新石器時代,所用器具,乃經過打製而可適用於不同用途的各種石製器具。此時期為距今數千年乃至萬數千年之間。而在新石器時代的後期,即距今六、七千年以至三、四千年前,不同地區,包括非洲尼羅河流域、中東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中國黃河流域、長江流域,以至印度等不同地方均先後產生陶器的運用,這種 “捏土為器” 的自由度大、應用範圍廣的陶器可讓先民們生活得更得心應手。

在中華大地,距今三四千年以至五千餘年之間,先後及在不同地域,出現了 “半坡文化”、“甘肅彩陶”、“仰韶文化” (河南、彩陶)、“龍山文化” (山東、黑陶),以至 “紅山文化” (熱河)、 “良渚文化” (長江下游) 及 “沙鍋屯文化” (東北、葫蘆島) 等。

參照中國歷史,大抵自炎帝 (神農氏部族,在黃帝之前其部族前後統治中華大地約500年),黃帝 (距今四千六百餘年) 時期開始,已進入了農耕時代,亦可以說是新石器時代後期與陶器時代之混合期,而在陶器時代之後期,則是 “銅器時代” 的開始。

縱觀存世遺物,各地先民最先使用的金屬相率均為銅器,特別是“青銅”。大抵是因為銅的蘊藏深度較淺,較接近地表,容易開採,也容易提煉、打造,這樣反映了不同時代及不同民族工匠的工藝,亦讓後世人們可以了解先民們的文化、民俗與生活概況。

商為我國 “信史時代” 之始,商人豪邁、文化鼎盛

我們中國民族的使用銅器大抵從夏朝開始,但在發掘到的遺物,則最早是在商朝。除銅器外也有大量的甲骨文,可以讓後人研究商代的歷史,因此我們稱商代為 “信史時代” 的開始。

商代是一個很長及很有文化的朝代 (共644年)。這個原居於山東地區的東夷族,未滅夏之前就遷徙過八次,至公元前1766年建立商朝,因其建朝前最後曾居於鄰近山東的河南大商邑地方,因而稱為“商人”,其朝代亦稱為 “商代”。

商人有很多值得講的特性,包括豪放、喜歡唱歌、喜歡狩獵、崇尚鬼神,萬事都要占卜。由於他們經常遷徙 (建代前遷徙八次,建朝後亦曾遷過都七次),而他們也擅於往來各地進行買賣,因此後人就稱做生意的人為 “商人”。

還有另一個影響其社會甚至朝政的就是商人喜歡喝酒,相傳商代最後一個君主 (因 “成王敗寇” 的成例,因而被稱為 “紂王”),還搞了個 “肉林酒池” 的歷史說法,被認定是荒誕好色,所以到周代,便因 “殷商亡於酒” 的印象而多番禁酒。

商代已廣泛使用青銅打製各種器物和工藝擺件

洪潤源先生所收藏的青銅車馬,可說是甚為珍稀的工藝文物。銅車馬的四隻馬各有不同神態,其頸部、腹部及腿部均鑄刻有不同花紋,主要是迴雲紋,車身亦如是。其車輪及車頂更為特別,車頂畧呈龜甲狀,中央及四面均有不同花紋外,最特別的是四周均鑄製有三角形的、向外尖剌及密密的,其用意應是防止敵對騎兵衝來,亦可見這源出游牧民族的商族人也需要時刻防範其他游牧騎兵的衝擊。此外,其車輪外觀,均刻鑲有兩環筍釘,相信不但為美觀,實亦有加強其強固,可見商代的車輪較為講究。

另外二件青銅器是名為簋和壺的古器物,看其形制應為周代製品。青銅器於中國源於商代,至周代而大盛。

商代社會,由王室以至社會,生活及所用器皿,均可謂多彩多姿。殷人尚鬼亦好飲酒唱歌,因此銅器除生活者外,多與此有關。其中如鼎及簋等均屬此類,鼎為盛器以裝載肉類為主,在朝中亦有將銘文刻在巨鼎鼎身以為垂訓,亦因此往往成為後世所引用之典範。簋亦是盛器,不過是盛載穀物類者。此外,還有各類炊具及酒器,包括盛酒、溫酒乃至用以飲酒的,總之種類繁多。

在地理及時間上,“金沙” 及 “三星堆” 文化或與周文化有所交流及影響

在酒器中,其中一種最主要及不可缺少的就是酒壺及酒爵,前者用以載酒,體形較大,另一則是飲酒用的杯或爵。

是次展出之簋和壺,四周均鑄有紋飾,無獨有偶,器物上的紋飾中,其中一圖像與四川 “金沙文化” 及 “三星堆文化” 的金屬人物頭像有點相似,是否與其有關,難以定論。不過,周之先世 (公元前1122年武王伐紂之前),居於關中 (今陝西) 以西,其南方即為巴蜀 (今四川),在時期上亦接近 (約三千多年之前至二千多年前之公元前七百年左右),故彼此有交往而互相有所影響,雖無確證也不能完全排除其可能。而另一方面,商代的簋較為簡樸,且多屬無蓋,而周代的則相率連同蓋子,故此一有蓋之簋應為周代產物,其紋飾與另一青銅壺之紋飾均鑄刻有類于 “金沙文化” 及 “三星堆” 中器物的金屬人頭像,個人覺得其應屬周朝,近日個人曾鑑覽在成都金沙遺物,更信此一推斷。

 

高家裕教授
2019年5月

(完)

備註:點擊這裏可以繼續瀏覽作者洪潤源在本網站内的其他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