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圖》之「張著跋」之學術探討

简体版

有一朋友對收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的藝術傳奇、無價名畫文物《清明上河圖》十分感興趣,因此日前邀請我陪伴前往香港亞洲國際展覽館參觀「《清明上河圖》3.0數碼藝術香港展」(2019.7.26~8.25)。其實之前我去過一次了(見  http://www.momentoflife.net/?p=25162 )。

那天,我的朋友在展覽館場內買了一本由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出版之《清明上河圖 (原大精印珍藏本)》。該《清明上河圖 (原大精印珍藏本)》裏的第一個跋就是由張著寫的(見圖)。我發覺這個跋的最後14個字是寫著:“大定丙午清明后一日燕山張著跋”,不過這個“后”字跟開頭時寫的第20個字的“後”字有別(雖然意思是一樣,都是代表一個事情或一個時間之後)。如果在一篇短短85個字的文章裏分別用“後”和“后”,這是否合理?是否無意或有意? 或者是否應該呢?

反觀香港收藏家的元代趙孟頫版《清明上河圖》裏的張著寫的跋,兩個“後”字都是一樣的寫法(見下圖,更詳細的介紹請看: http://www.momentoflife.net/?p=25078 )。試問是否這樣才應該算是對和合理的?

筆者才疏學淺,謹向各方高明領教,冀望藉此契機進一步豐富和提升《清明上河圖》的歷史文化價值,亦未可料乎?非常感謝。

(完)

.

.

上一篇:《清明上河圖》之「非驢非馬」學術探討

備註:點擊這裏可以繼續瀏覽作者洪潤華在本網站內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杂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