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住個背脊去買嚿薑

呢個講法究竟係“乜東東”?

其實就係我昨日(18/2/2020)竟日嘅活動!

話説隨著公務員恢復正常上班之後,香港教師會嘅同事亦按正常情況上班。但呢班”姐姐仔”卻竟然話我去得地方多,接觸好多人,係“危險人物”,佢哋話佢哋好怕死,除咗要我“離枱三尺”外,仲話最好自己揾節目或喺屋企嘆咖啡。

所以,昨日我就稔,今日可以有啲乜做作呢?

想了一想,最近疫情嚴峻,全城都愁眉苦臉,但有啲中醫話:唔怕,食葯已經太遲,重要嘅係增強自己嘅“免疫力”。

呢個講法當然有道理,但如何增強?……好簡單啫,就係多運動,睡眠足,保持身心康泰。

其實,我對呢個講法,一向認同、亦一向做緊。所以我身體愈嚟愈好,冠毒之後,更加注意衛生、保護自己,故反而狀態之佳是史無前例。

咁、今日(昨天)如何打發呢?有中醫既然話要運動、要溫暖,重話最有效係讓背部發熱,咁啲病毒就無法生存嘞!

佢仲話:最好同最有效嘅係將嗰啲薑要嚟放喺煮嘅食物裡面,甚或煲薑水都可以。

好呀!今日我就把呢個活動叫做:“晒住個背脊去買嚿薑”!

Ha Ha !

點樣活動?

我決心由我住嘅元朗山旮旯嘅地方(三面環山、空氣清新到痺)行去元朗,再行去屯門、青龍頭,以達荃灣,再看看時間是否允許行去九龍,目的就係去買嚿薑!

唔係講笑吖馬?

其實路程對我唔係問題,因周前“教評會”幾位大哥大及“愛學游” Leo 組織了一次由西貢附近麥理浩徑入口處登山,直踩去沙田大水坑,足足上高落低六個小時,我都輕鬆如意,……前一晚仲只係瞓咗一個多鐘頭添,都冇問題。所以我自揣由元朗行至荃灣,有乜嘢問題啫!

我由住處準時於中午12:00出發。花了50分鐘先到元朗公園,再多花50分鈡了到洪水橋,然後接近下午4:00左右,才到達三聖邨。這裡原是遠近馳名的海鮮市場及酒家,可這時並無甚麼人氣,唔多唔少應受疫情影響。沿青山公路步行至荃灣,景色超正。

忽然,這時接寫字樓“會務秘書”來電及WhatsApp詢問一些事宜,然後加一句:乜你唔係喺屋企咩?唔好好休息,點可以活到你所講嘅128歲?(其實我話我會活到122歲,佢仲加多我六歳)。

過了三聖邨,就是廣闊的黃金海岸建築群及珠海學院、入境處訓練學校等,除珠海學院的建築很有特色外,其餘並無太特別。

反而去到小欖及大欖時,見有“大欖村”的牌坊,頗有些威勢,當然也就唔放過映番張相。

過了大欖巴士轉換站之後,青山公路開始上坡,這時已過了六點,眺望海的西面,一片通紅,加上海傍的些疏落落業禿樹,另有一番景象。同時亦見有三兩拍友,以長火短火地在用神拍攝,我當然也“不執輸”,實行映之哉!可惜我所有的只是一般般的手機,當然難以發揮效果。心想:如由曹啟樂校長和余大偉校長等高手,再加上他們的了得器材,那就一定有不少令人神醉的佳作。

不過,在另一方面,這海邊行人道因其環境與景緻,正宜作為緩跑徑之用。而這裡也距離大欖轉車處不遠,來這裡緩步跑及呼吸新鮮空氣實在是不錯的選擇。

走到青龍頭與深井之間,三大橋之一的汲水門大橋已然在目。過了深井,與麗都灣之間,雄偉兼風姿綽約的青馬大僑便赫然在目,其接連處的汀九橋則以斜拉形式而不同於青馬大橋的吊橋形式,可謂各有姿采。可惜的是這時經已七點多鐘,因天黑関係顯得橋的距離頗遠,尚好是因天黑而讓橋上的燈光亮起來,這麽一來,拍起照來,卻也另有一番景象。

大概晚上八點半左右,到達荃灣邊陲的麗城花園,因為時間太晚,不可能再行至九龍,於是想在”百字頭”與”惠字頭”的超市去找找有無薑可買,因為講句笑話,這是行了八個多鐘頭的目的,“晒住個背脊去買嚿薑”嘛!

但很可惜,一間沒有薑賣,另一間則價錢明顯貴不特止,而且正如某著名遊記的作者:“老殘”的名一樣、睇見都唔開胃!

算了!就算這次失敗、……買薑不成,也總算是破了自己的紀錄,因我過去也曾由元朗行至荃灣,不過那是由天水圍作為起點,今次是由元朗的山旮旯地方開始,起碼多了十多公里以上,故到達荃灣西鉄站時已接近晚上9:00,也不算太慢,因為沿途不斷拍照及欣賞不同的景色也!

(結果在次日、即今日……19號,在深水埗北河街買了一塊又大又靚的薑,才不過十多元。而這北河街街市正是我70年前初到香港及住在附近鴨寮街後,便以10歲之齡,受父親及嬸母輩之令開始學習以”一個幾毫”一餐的錢,去籌謀買一頓幾個人吃的餸菜之延續篇。地點相同,人物也一樣,但年齡相差了70年,物價又何止升了100倍?)

十多元,又大又靚。(完)

備註:點擊這裏可以繼續瀏覽作者高家裕教授在本網站內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