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小雅•鹤鸣》中国的贵族精神

《诗经》“小雅/大雅”的内容,都是与士大夫或者贵族有关,下面来分析一下《诗经•小雅•鹤鸣》里面隐藏着的中国贵族精神。

(一)《鹤鸣》内容赏析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

既有冲天之志,还要把自己的理想付诸实践,惠及社稷以及国民。

鱼潜在渊,或在于渚。

能像鱼一样潜得很深,在必要的时候也能奋不顾身的冒到浅水处。能“鹤鸣于九皋”,也能“鱼潜在渊”,这里隐隐约约感觉到有点“大丈夫能伸能屈”的意思哈。这两句结合,不正是描绘一个君子负重前行的形象么?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萚。

热爱自己的家乡/国家,这里出产高大的树木,都是有用之材。“萚”者柘木也,是做車的良材,用来比喻这里的人是国之良材。第二段的“毂”就是轮毂,比喻这些栋梁之材是推动国家/社会进步的力量。

“它山之石,可以为错”/“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这些栋梁之材都非常热爱学习,不思想狭隘,更不排斥其他地方的知识,国外的知识经过琢磨,研究透了也可以为我所用!中国人好学一点不假,没想到在《诗经》年代中国人就这么好学,还把这么优秀的基因留一直保存到现在。

(二)西方的贵族

西方比较接近“贵族精神”的也就是唐吉诃德了,但唐吉诃德只是一个流浪汉,不断流浪不断碰壁,精神方面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西方认为“培养一个贵族至少需要三代”,似乎这里只是谈了培养贵族的需要多少时间问题,而没有关于贵族“精神/思想”的实质内容。至少三代才能成为贵族,自己这一代不管多么努力都无望了,到了儿子一代即使有了大量财产以及受了良好教育还是无望,要到孙子那一代才有一点点希望,这是多么压抑多么绝望的事情啊!

“不自由毋宁死”这句话是近代西方贵族精神的反映,这是西方资产阶级革命后发出最强烈的声音,也是对于“至少三代才能出贵族”的反抗!问题来了,资产阶级革命要革谁的命?不就是革了皇权的命吗?好像法国/俄国/德国这些西方大国,皇族都给”割命”到基本上绝种了吧。还保留有“皇权”的英国,也是被资产阶级阉割了大部分权力,只留下一个象征意义的女皇。古代的贵族都是依附于皇权而存在的,“皮之不存毛将附焉”?皇权都给革命了还有贵族?如果有,那也是“伪贵族”而已。

(三)中国的贵族

每个中国人都有“姓”,每个姓氏都有一段渊源,比如:

“艾”姓源自夏朝的贵族,清未民国“爱新觉罗”氏也有部份改姓”艾”
“朱”姓与明朝皇室有渊源
“赵”姓与宋朝皇室有渊源
“李”姓与唐朝皇室有渊源
“刘”姓来自汉朝皇室
“陈”姓来自“舜”
“姜”姓来自“姜子牙”
“姬”姓来自周皇室
……
中国好多姓氏都来自是古代贵族乃至皇族,如此来说大部分中国人都是古代贵族乃至皇族的后代!如今这些贵族都深藏于民间而不露,正如《诗经》原来只是贵族学习的,现在也普及到民间一样。

经过岁月的洗礼,《诗经》里面蕴藏的中国古代贵族精神/思想,也随着中国贵族的平民化带到了民间,激励着一代代中国人不断学习,不断前进!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梁德健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杂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