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伟翰宗亲

伟翰走了。

2021年3月13日,菲律宾马尼拉,家人为他举行了一场简朴的告别出殡仪式。随后,他的躯体化为青烟,他的灵魂升入天堂。这位热心公益事业,把自己的大部分时间、精力和聪明才智都献给海内外华美族亲的好心人,永远离开了我们!

半夜醒来,难以再眠,总觉得应该为伟翰宗弟写点什么,以寄寓对他的悼念之情。

我和伟翰先生相识,应该是在4年前。2017年春节,我正在紧锣密鼓策划与家人一行八人前往菲律宾为家父洪长寿及其他已故亲人扫墓。听说伟翰自菲律宾回家乡华美“做火头”,立即赶回家乡与伟翰晤面。

当时,伟翰是菲律宾华美家族总会副会长。我在洪振天家里第一次见到了伟翰先生。中等身材,圆脸,头发斑白,大约六十七八岁左右,待人热情,说话和蔼,给人精明能干的感觉。我向他说明来意,希望他对我们的菲律宾之行给予指导和帮助,他欣然答应。

伟翰先生在家乡做完火头之后,一个人来到厦门,住在莲花路口的庐山大酒店,正好在我家隔壁。我和妹妹恒珠几次去看他,还陪他到万石植物园游玩。伟翰1949年出生,叫我“涛哥”,叫阿珠“珠姐”,彼此十分亲热。

为了菲律宾之行,我们制定了详细的出行方案,并提前请伟翰把方案带给旅居菲律宾的堂亲,请他们出面接待我们。

万没想到的是,当我和妻子、四哥、妹妹以及硕强硕笑等一行八人跨海越洋到达菲律宾马尼拉机场的时候,来接我们的只有伟翰和建岭二位宗亲。

人地生疏,语言不通,下一步怎么办?我们一下子傻了眼。

伟翰先生大概看出我们的忧虑,安慰我们说:“没关系,这几天我会陪你们的。”他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两张菲律宾电话卡给我和阿强:“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有困难尽管说。”一句话,让我们如沐春风,愁雾尽消。

伟翰和建岭用车把我们送到马尼拉华人街来来大酒店安顿妥当之后,自己才回家休息。

接连几天,伟翰宗亲和他的太太一直陪伴着我们。陪同我们前往华侨义山给家父及有才的父亲扫墓;陪同我们参观菲律宾华美家族总会和菲律宾六桂堂会所,并联系菲律宾华美宗亲与我们见面叙谈,接受我的赠书(《洪涛新闻作品选》);陪同我们参观游览马尼拉名胜古迹和购物中心等;还盛情邀请我们到他家做客,到娱乐场所按摩,等等。总之,接连好几天,伟翰先生伉俪一路陪伴,热情接待,关心无微不至,照顾细致周到,让我们的菲岛之行顺利而快乐,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真正享受到亲人的热情和温暖。

我们回厦门之后,因为疫情的原因,无法再去菲律宾为亲人扫墓。伟翰想宗亲之所想,于清明节期间,和华美家族总会查理等一起,前往华侨义山,代我们为在菲已故亲人扫墓,让我们深深感动。

第三次见到伟翰宗亲是两年后,他和太太回国参加晋江母校校庆之后来厦门,我们去厦禾路一家宾馆探望他们,感谢他们夫妻在菲律宾对我们的热情接待和照顾。伟翰说:“都是华美宗亲,应该的,不必客气。”他们还特地送给我们一些菲律宾朱古力,说是“你们喜欢吃的,厦门买不到。”还请我们有空再去菲律宾。没想到,这竟然是我和伟翰宗亲的最后一次见面,实在是令人痛惜不已!

从几次的接触中,感觉伟翰宗亲不仅为人真诚,待人热情,而且热心菲律宾华美家族总会事业,工作认真负责,工作能力和水平很高。他精通中文、英文和菲文,熟悉了解菲律宾华美洪氏家族的历史、现状和人脉关系,熟练掌握电脑、手机和互联网等现代化通讯工具的使用方法。在他的领导下,菲律宾华美家族总会风生水起、有声有色,深受旅菲华美华侨华人和华美家乡宗亲的好评和拥戴。

伟翰宗亲虽然走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浮现在我们的脑海里,他的高贵人品和精神永远深藏在我们的心中。

《别知己》(演唱:洪润华

.

伟翰宗亲,一路走好!

天堂安息吧!

2021、3、14凌晨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洪涛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散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