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仗與花

爆竹一聲除舊歲   桃符萬象慶新春

在神州大陸及香江,本來爆竹聲必隨著新年一齊到來,但在這數十年內,除了在鄉郊農村之外,已很少會有爆竹聲傳到耳邊來;西門移民來加國之後,更未曾聞爆竹聲。今年喜得舍妹越洋傳來在香港新界拍攝的照片,得見野花盛開 ; 際此元宵佳節, 就請 大家看新春炮仗花的姿彩:

炮仗與花_1

炮仗花 Scientific name: Pyrostegia venusta. Common names: Flame vine, Golden shower, Chinese cracker flower, Orange trumpet

炮仗與花_2

第一張: 淡淡橙色的鞭炮高高掛著, 未點著, 未燃燒;

第二張: 點著了, 花變了, 响亮地、火紅地、火爆地燒。

看到這些在童年時常見到的炮仗花,自然地會想起在小學低年級就讀鄉村學校時,在小息時間玩「兵捉賊」遊戲的情景; 西門不願意當兵, 寧甘心作賊; 何解?

此皆因做賊者藏身在大紅花叢中時,可以同時享受吸啜無限量免費的大紅花芯蜜,真正的有機飲料, 大自然最佳禮物 , 既鮮且甜, 當今難得; 現在想起來, 有不一樣的「想」梅止渴的感覺。

西門現在年紀大了,已不入花叢久矣!(…因為沒有再玩「兵捉賊」而已…) 但另一方面, 在加國安省列治文山我的家,也有類似的大紅花; 以下照片攝於舍下,乃內子於去年種植的大紅花,花落花開,由端午前直到中秋後,不斷地開花, 讓西門有機會影得花好月圓照片,月下有花時花中有月, 的確是好花! 但請勿要我比較野花和家花, 因為哪是香港這是加 ; 與童年時的花比較, 更是不可同日而語嘛,大家明白啦!

炮仗與花_3

大紅花 Scientific name: Hibiscus rosa-sinensis. Common names: Chinese hibiscus, China rose, Hawaiian hibiscus, Shoe flower

再談我在童年時的鄉村小學,她在粉嶺軍地村,名叫崇信學校。當時有一位熱愛國語流行曲的黄老師,在我們念三、四年級時,已教曉我們用國語唱《踏雪尋梅》,《紅豆詞》,與及我在《一元復始 三鹿啟泰》一文內所提及過的 《小小羊兒要回家》 等歌曲 ; 因為我們仍是黃毛丫頭 , 老師當然不會教唱當時紅歌星張露小姐的另一首名曲《給我一個吻》。 您們猜得對, 我學識唱《紅豆詞》先過我識背誦全部二十六個英文字母; 在這方面, 我覺得崇信老師們所安排的教學優先次序是合適的。

驀然回首 , 我感到可惜的是,升讀沙頭角官立小學後,已没有再和這位黄老師聯絡過 , (她在粉嶺火車站附近、原本被綠色田野擁抱的家園 ,早已被鋼筋混凝土建成的華明邨佔據了 );不似得我的一位中學同窗,他在兩星期前還隔洋搖個電話給其現年九十五高齡的小學先生:

向老師拜年, 問安說珍重, 師生情真重, 尊師情意隆。

我小學畢業於沙頭角官小,當時學費多年没有變動,是每月港幣一元正。在今年一月於網上看見前身是沙官小學,曾改為沙官中學的母校,現址已變成沙頭角國際學校,學費每年港幣十五萬元!

一元復始,季節在變;五時花,六時變;
大地在變,其他許多事物也在變,大大地變;
但是,西門在小小年紀時留下的記憶,則恆久不變。

(完)

備註:點擊這裏可以繼續瀏覽作者 Simon Tam 在本網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散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