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企偶遇

大学毕业后我就立即投身社会。第一份工作三年后,我应聘到MOROUTA公司做电气设备工程师。

MOROUTA是美资企业,研发并生产汽车的制动系统。MOROUTA人才济济,对于只有本科学历的我来说,我在MOROUTA里还算不上是工程师,顶多只是工程师助手。所以,在MOROUTA工作的前一阵时间,我没有找到预想中的感觉。来MOTOUTA之前,我在广州一家民营企业工作。因我在工作上特别努力,所以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我在旧公司就晋升为资深工程师,负责公司的重要研究课题。

离开旧公司的那天,老板曾问我:“是因为我们给的薪水达不到你的要求吗?”我回答说:“不是的,MOROUTA开的薪资还没有我现在的工资高,之所以要离开,是因为制动系统对国内工程师来说还属于难点领域,我希望到MOROUTA学到更多的东西。”老板听了我的话后点头说道:“好吧,我支持你,如果你要回来,公司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说完了上面的缘由,你应该知道我的现状了吧,简单地说就是我从一个部门负责人变成了一个“打杂”的。我常以为,我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如果给我一个舞台,我绝对不会比那些海归博士差。带着这样的心结,我在MOROUTA里工作一直不快乐,外表强颜欢笑,内心却愤愤不平。直到认识了一位美国老头才改变了我的心态。

那是发生在我进入MOROUTA一年以后的事。那一次,公司一组重要的测试设备发生了故障,MOROUTA的几位高级工程师花了一周也没能解决问题。我心里暗暗地想:“我露手的机会到了!”

我的外企偶遇_1在高工们个个神情凝重、才尽词穷的时候,我自告奋勇地对副总工程师说道:“可以让我试一试吗?”副总工铁青着脸,无奈地白了我一眼:“那你试一试吧!”他无法拒绝我的要求,因为美式文化从来不排斥自告奋勇和异想天开,美企鼓励勇气和创造精神。

得到许可后,我回了副总工一个嘲讽的眼神,我用眼神告诉他:“在学位上镀金有啥用啊,看看我是怎么解决问题的吧。”

这组设备大致由四台大型机器构成,每台机器都有上千条线路及多个输气胶管,大大小小的零部件更是琳琅满目,接下这项工作对我也是一种艰难的挑战,因为公司每停产一天都会带来几百万元的损失。

我废寑忘食,专心致志地检查着每一条线路。三天后,我已疲倦不堪,工作却依然没有进展,我知道再这样继续下去也许只有浪费时间。我撤出了车间,参与了工程师的讨论会,最后,大家一致同意请求美国本土的工程团队来解决问题,这样的决定对于中国区的每个工程师来说都是一种打击。

仅用了一天多的时间,由五名工程师组成的美国团队来到中国。进入车间前,美方要求中方所有人员撤离车间。在美国团队工作的第二天,我因找不到一件专用工具需要返回车间,于是我见到了那位可亲的老头。

我进去时,那位满头白发的老头正趴在三米多高的机器上,一边用英文和别的队员交流,一边用手摆弄着机器顶上的装置。我担心他会摔倒,所以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不敢去打扰他。我站在他身后,心想他要是摔下来,我就用双手接住他。

那老头在设备顶上不停地活动着,他时而扮个鬼脸,时而做个手势,引来了队员们一阵阵的笑声,那气氛与我们工作时严肃的态度完全不同。正当我思想跑马的时候,他突然高叫道:“Haha, haha, there you go, got you, my son!”并对其他3个也同时正在车间工作的队员竖起了大拇指和用力举起前臂不断摇动了五、六下。

我的外企偶遇_5这时,他突然发现了我并注视着我,引发了我一阵尴尬,我正想解释一下。没想到他的脸却突然红了起来,他感觉到了他刚才的失态。他的嘴笑咪成皱,白胡子均匀地分散嘴唇四周,他用英语向我问好:“Hello!”

我用憋脚的英语向他回道:“Hello, your working spirit attracted me。”

他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对我竖起大拇指说道:“Thank you but Chinese boy, I think you are very smart too!”

我回道:“Thanks, same to great American guy!”然后,我知道不能老站在那里长时间地与他们搭讪,这样会妨碍到他们的工作。于是我仰望着他,对他招招手说:“Do not bother you, goodbye!”

最后他们总共用了四天时间,终于排除了故障。那次与美国老头的简短交流让我清楚知道了他们的工作忧点和深深的感受到他们的工作态度——那就是快乐和轻松的工作氛围+友善和良好的团队协作。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张正川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