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词十首 (之五)

古典词_3

《减字木兰花》
未愁先廖,偏是恨无准。凄凉秋夜,月捎触目柔肠断。
风雨消磨,任尔垂湘零。冷言欢娱,灯烛雕砌朱颜改。

《点绛唇》
卿柔缳;眉头稍喜;点点胭脂,画戏眉;对镜伊人笑。缓手鬓发珠钗,转眼娇羞相依偎。
此情天长久,何来招人倚。扶手眉心处,旧欢添新人。对月舒道情,心绪别滋味,凄凄冷冷,空得金屋梦一场。

《临江仙》
娥眉疏影,醒来独拥。缓步珠寰盈盈笑。青衫弄巧,迢迢路遥。
可怜芙霜无人采,竟对明月此有情。花里生香生生香,莫朝醉。

《琵琶仙》
秋雨萧瑟几翻愁,冷却红暖帐。绣黄花,拟把娇人瘦。中倚阁帘憔悴面,久绝琼花卸妆颜。云雀归,断肠人在天涯。
深深幽院深几许,凄凉红心草。碧玉琴,声声摧泪连。谈笑风月应自我,羞涩金钗玉容面。鸳鸯鸟,各临双飞燕归。

《念奴娇》
秋分画雨眉间落,自在飞花轻似梦。楼台晓入飞琼阁,泣成声来半模糊。
幽窗冷夜作怜词,偏到深处重寄笔。相思相望不相亲,待题锦字与君绝。

《子夜歌》
料想春尽,似这般;醉生梦死。凄苦劳劳尘世缘,彼岸谁开?谁能兼顾情缘、尘缘。

《鹊桥仙》
双月芭蕉下,独倚娇瓒影。恰逢七夕,往事不堪回首中。今又是,伤心无数。
待寄幽忆出,故楼人去空。情已昭昭,潸然提笔诀别诗。足叹缘,烟去云散。

《南歌子》
风轻轻,水盈盈。落花和泥碾作尘。庭院楼,小轩窗,瘦尽灯花空断魂。
马啸啸,车棱棱。十里长亭送君郎。朱雀门,金陵梦,且记今朝一香零。

《调言令》
虞兮,虞兮。巧渡无人载船江。紫姑东来,远也,远也,何时才能踏归路?

《画堂春》
轻月抚琴,吟吟;娇香倒影。箜篌别后谁能鼓?断肠天涯。
若为初见,恹恹,谁为春怜?幽冷浓情一片愁,芙蓉不及。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钱谦谦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诗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