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的故事 (二)

三和子涵在一个学校念书,比三高一个年级,在初二一班,三在初一三班,子涵是三的学长。

初中,在镇上。三每天早晨天还没亮就起床烧饭,然后草草地吃完饭就奔学校而去。近二十里山路,三只步行一个小时就到了。三简直快赶上骑自行车的速度了。三要早早到校,目的是想尽快见到子涵。子涵是住校生。

三的故事(二)_1由于他们还是初中生,直到子涵毕业的近两年的时间里,三只是在一旁注视着,从未正式表白过。子涵毕业那天,三看他即将离校去县城上学时才偷偷地在一本小说里夹了一张纸条送给子涵。也许是子涵不喜欢那本小说没有翻阅,也许是子涵看小说时没有注意到三留的纸条,也许是子涵不喜欢三欲拒绝又怕伤了三的心……总之,子涵没有回音。

不回音就不回音吧。本来他们这个年龄的爱恋就是模糊的,过一阵子三就把子涵淡忘了。

第二年,三以全县第二名的优异成绩考上了县一中。

这一年,三的二姐结婚了。

“你们来了,早。三,长高了。”那妇人先给他们打招呼。

“姐可好?”三的娘回问道。

“好,还好。”那妇人看着三,回应道。

“快,三,叫娘。”三的娘拽了一下没有言语的三。

三低着头,向前迈了一小步,小声地叫了一声:“娘。”

三的故事(二)_3三的亲娘一把将三拦在怀里,两行热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三没有太多的激动。她偷偷地瞧了娘一眼,心里不有咯噔一下。娘老了,三年未见,娘已两鬓斑白,皱纹也布满了额头,走路也一瘸一拐的。这三年娘为啥变化这么大呢?是想三吗?不可能!三马上给予了否定的答案。如果,娘想三,爱三,当年就不会把三送人了。

当年,三曾经隐隐约约从娘的口中得知,自己是害人精,是自己把爹害了。直到现在,三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把爹害了,连爹长啥样三都不知道,三的脑海里没有爹的印象。

今天,见娘一下把自己搂着,三还有点不适应。三记得长这么大,娘是第一次把自己搂这么紧,娘是第一次搂着自己掉泪。

三还记得几年前,娘给爹烧纸钱时一边叨念着不应该生下这个丫头片子,生下这个害人精……骂着自己时掉过泪的。

今天,娘掉的泪好像不一样,滴落在三的额头上,暖暖的。

“姐,走,回吧。”三的娘说。

“好,三,走,我们回家。”三的亲娘牵着三的手,同三的娘、三的爹一起,一瘸一拐地回到了家。

在回家的路上,三又发现娘的眼睛也有毛病,已半失明状了。

刚进院门,三的大姐迎了出来。

三差一点没有认出大姐来。大姐也“老”了吗?大姐也驼背了,额头上也长了皱纹。不对呀,大姐刚三十岁呀!咋成了一个老太太呢?

“姨,姨父来了。三妹,过来,让大姐看看。好,长高了,长漂亮了。”大姐赞扬道。

大姐的热情,让三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三感到挺奇怪的,大姐过去从未叫过自己“三妹”,一般都是“三丫头片子”或者“三”。

三记得,大姐最不喜欢自己了。一次三洗碗时不小心打碎了一个,大姐当即就是一耳光,还告到娘那里,娘又是一顿臭骂。

三看了一眼大姐的身后,奇怪,咋没见大姐夫呢?在三的印象中,大姐夫对自己还是挺不错的。大姐出嫁时,三跟二姐一起去送亲时,大姐夫给三买了一身新衣服。三记得这是她记事以来第一次穿新衣服,过去都是穿两个姐姐及邻居小时候穿过的衣服。

大姐夫家挺穷的。三间茅草房,一间住的是大姐夫的爹和娘,一间是做饭、吃饭的堂屋,剩下一间就是大姐的新房了。大姐夫家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就连婚床都是旧的。听说是大姐夫的大嫂从娘家带来的陪嫁品。三的娘没有给女儿太多的嫁妆,家里穷,就陪送了两个箱子,还有一个是旧的。

三的故事(二)_4大姐夫的大嫂家挺富裕的。大姐夫的大哥是城里的工人,每月好几百元的工资呢。他们家离大姐夫家不足百米,四间大瓦房,家里床、沙发、组合家具、电器都是品牌产品。大姐结婚那天晚上,三住在大姐夫的大嫂家。

那晚,三没有睡好。三舍不得睡,她像看电影一样看着大姐夫的大嫂家里的一切,怕趁她睡着时电影散场了,明早醒来那些好看的家具都没有了。

“三妹,到屋里来,大姐给你一样好东西。”大姐打断了三的回忆。

(待续)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陈寿才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小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