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的故事(六)

高考结束后,三就没有了玄的消息。临近晌午,三想玄再不来就整装回家。三也想爹娘了。同时,三也想大姐、二姐及她的亲娘。

“柳晓云,出来取信!”门外,一学校保安喊道。

信?三迅速出门。

信是玄写来的。信中,玄说,他父母早已安排他高中毕业就去美国留学,只是,玄提前不知道,玄是高考完回家才知道的。最后,玄说十天后就启程去美国,玄让三忘了他。

三看完信,没有哭。

三笑了笑,对自己说:“三,努力吧。曙光在前头,帅哥,王子!在某个角落等着自己哩!

三背着背包回家了。

一月后,高考通知下来。三考上了南国重点大学——南城科技大学。

三的娘、三的爹、三的亲娘、大姐、二姐都很高兴,都赞不绝口,夸三是家里人的骄傲。

临上学走那天,三的二姐给三一张银行卡,卡里有五位数。二姐嘱咐三一人在外,想吃啥就买啥,别苦了自己。三的娘、三的爹,还有他们的亲娘和大姐,二姐让三放心,她会照顾好的。

进入大学生活,三感到不是自己想象那样。在三心目中,大学是一所神圣殿堂,是知识的海洋。大学里的学子们,求知若渴,饱食群书。现实是大学基本上是一个自由的世界,学习没有高中阶段那么紧张,除部分必修课外大部分都是选修课。有的大学学子们还有一套稀奇古怪的人生理论。

三的故事(六)_1三住的是四人宿舍。在她们四个人当中,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都不同。她们四个人有两人是来自城市的,一个是某企业家的千金,一个是某长的公主。企业家的千金,打扮时髦,贪玩,周末、节假日整宿泡歌厅、舞厅。某长的千金,不爱读书,爱玩游戏,周末、节假日一玩就是十几二十个小时不离电脑,有时在上课时都偷偷的玩。另一名同学跟三一样,是从某个大山里来的。可她的价值观与三不同,是纯粹的享乐主义者。开始时,她们不知道她是从山里来的,认为是本市某官或某大老板的公主或千金,每逢周末、节假日都有一辆高级轿车来接,周一或假日后又被轿车送回。后来,她们发现接她的人、车经常换,今儿奥迪,明儿宝马…..今儿一个胖子接她,明儿一个瘦子接她……

三呢,一直我行我素,独来独往。人各有志,道不同不相为谋。宿舍里的同学们玩她们的,三废寝忘食,啃书如命。背课文、做文章、写诗成三的一日三餐,哪一件事少干了都不行。如今儿少干一件事,三的心里就感到空闹闹的。时间长了,三看着她们“玩”心里也蛮馋的。三是想,周末去唱唱歌、跳跳舞,或者玩会儿游戏还是可以的。当然,她绝对不会学那个山里来的同学。

一个周末,企业家的千金说:“三,今儿陪我去舞厅放松一下吧,别整天都埋在书本里,都快成书呆子了。”“好。我今儿也去‘嗨’一次。”三答应了。

三不大会跳舞,就会点三步、五步啥的。三在台位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他们蹦蹦跳跳,心里正琢磨一首写“舞”的诗,突然,一个浑厚而具有带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您好,请问我可以坐下来吗?”三抬头看了一眼,不由心跳加快。但见来人,中等身材,年龄在二十七、八岁,微胖适度,微笑得体,身着黑色“ Calvin Klein”西服,脚蹬一双棕色“Ferragamo”皮鞋。“好的。这里没人,您坐吧。”三说。三的故事(六)_3

“您好,我姓张,名字昂。公司的人都叫我子昂,您也叫我子昂吧。这是我的名片。”那个自称子昂的递过一张烫金的名片。三接过一看,LDLG公司,三略知一二。该公司是一家跨国华人公司,总部在美国。三的心跳更快了,以至于一晚上两人聊些什么,三都记不太清楚。三只记得,那晚三第一次喝酒了,而且喝了不少酒。三还记得,临别时子昂要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待续)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陈寿才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小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