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下)

在现实生活中,我就听闻了许多与头发有关的故事。我原先有一个同桌,是个男的,我是乡巴佬他可能是土豪。上课就抱着一面大镜子和比梳子更好更灵活的白手指,上课没过五分钟就问我一句:“兄弟,你看我这发型酷吧”,你说 今晚给那谁谁谁表白能成功吗?整天头发湿漉漉的,鸡冠子的头上每一根毛发一根根竖起来对着天。他向来都是走三步头发_(下)_1A一回首,一直都在防止别人偷窥他的美色。只有那么一次他搞了一个“猫王”的发型一下技压群雄,全校都通报点了他的名。

另外两个头发的故事,一个是听广播,另一个是看电视科教台《百家讲坛》节目的。广播里的故事是这样的,说我国某省某市某中学一同学得癌症因化疗而脱光头发,可当这位同学第二天到学校的时候,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理成了光头;这个故事久久的感动着我,所有的光脑袋发出了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光芒。《百家讲坛》自从易中天先生讲述他的作品《品三国》还原真实曹操、替周瑜辩诬、正说诸葛亮、重评司马懿、纵论天下、闲话三分、细品是非功过、总结成败得失,火了一把之后,近几年很不景气开始走下坡路。言归正传,关于头发这个故事,我是听纪连海先生以相声的形式讲述的。故事是这样的,听说在纪连海先生当班主任的时候,班里有一个学生头发特长,比高X松的长一点无限接近于刘欢,他三番五次告诫那学生要修理,可那学生总是不理睬。因此纪先生只好动用教室的老家本领:叫家长,所以那学生的家长来了。可纪先生只说了一句话:我叫您到学校来,主要是看这学生是不是您的儿子,现在看来是真的。因为啥呢,那家长的头发比刘欢的还长,看来有时候头发都能做亲子鉴定!

最后便说说理发,如何理好头发,该如何为自己树立一个好的形象,很多人对于理发比科学家对于实验研究还严谨,是容不得半点马虎的。首先得挑个好地方,舍得把钱当做身外之物,也得看看理发师的发型。(虽然理发师不可能给自己理,但他总得理发,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理发一定要师傅给你理,不要让学徒练了手赚了你的钱,而对你便是赔了钱损坏了形象。作为一个被理发的人,你必须拥有一个超级大脑,因为你要思考许多问题。形象可是一个大问题,比面子更重要,形象一直永世长存,面子就体现在那么 一瞬间。如果你脑海里实在浮现不出你伟大的形象,我建议你把你脑袋的尺寸量好画到图纸上,这样你就可以思考许多问题了:左边该竖起的毛多还是右边该竖起的毛多,或者左右两边统统不要,中间只有一道就足够了,是否需要留鬓角和燕尾,刘海是从左边打还是右边打的好或者需要瀑布似的挂下来,还有头中间是否需要一颗心,以证明自己是个好人。另外你的发型要跟上这个世界的潮流,以头发_(下)_2证明你是一个能赶上时代的人,比如说在2008年奥运,你的脑袋就得出奥运五环。规划自己的形象一定得像规划人生一样慎重,因为这毕竟决定你的一生,理发方面我是个门外汉,很多东西都因人而异,我想说的也只有这么多。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我一定是一个朝着远方的浪子,他乡生白发,也是一个赶不上潮流的人。我泛泛之辈是追不上的。那来自太平洋的风吹动了我的头发,我会像我的头发一样扬眉吐气翻过王屋太行,脚踏实地的朝远方的地方奔去,我和我的头发。将会一起咬定青山不放松。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马浩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杂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