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白桦先生吃烧烤

2004年刚刚到来,个旧市召开第二次 “文代会”,邀请省内外的著名作家来参加并讲学。省外的著名作家有白桦、谢我和白桦先生吃烧烤_2冕、叶永烈、毕淑敏、余杰、老村、钞金萍、李建军等,省内的著名作家有晓雪、苏策、彭荆风、张长、蓝芒、李丛中、赵仲牧、郑千山等。1月2日晚上,要把开幕式上致词的嘉宾和新建文学林揭碑仪式致词的嘉宾定下来。市文联领导分付我去联系,也没有给我一个指定的或参考的名单。有人提到了毕淑敏,我当时心里想着最合适的是白桦先生:一是白桦与个旧的感情最深,个旧人民熟悉和爱戴白桦先生,二是1983年白桦先生曾到个旧讲学并为文学林奠基,三是白桦先生是国内外有着影响的著名作家,四是白桦先生富有演讲的才情和语言。

我约了余春泽、汪泊一起到世纪广场找蓝芒老师,当即和蓝老师商定了请白桦先生作为“文代会”开幕式和新建文学林揭碑仪式的致词嘉宾,蓝老师觉得事情紧急,领我们到白桦的寝室去找,敲门无人应声。蓝老师急了,怎么办?听人说李润权市长请白桦先生一行吃烧烤去了,于是我一个人急忙赶到火车站烧烤摊上去找。到了烧烤摊,不用多费眼,就在西侧中间的一家找到了。在坐的有白桦、谢冕、叶永烈、晓雪等几位先生,,本地熟悉的有段心民,因我急匆匆地找白桦先生有事,就在紧靠着白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我把事由告诉了白老,就一边等着烧烤吃着烧烤一边和白老交谈起来。白桦先生头发一顶雪白,一双眼睛很有神,一管笔挺的鼻子,脸上的肤色有些白,虽然留下了沧桑的皱纹,但除了那头白发之外,完全不像73岁的老人,人虽老矣,还是一副很帅气的样子。我先问白老:“王蓓(注一)老师怎么没有来?” 白桦先生说话的口气很柔和,口齿非常请楚:“先是准备要来的,因突然发病,就没有来了。”我说到请白老为《个旧文学》题写刊名,他先说可以在名家的字中挑选,像上海的《收获》就是在鲁迅先生的字中集选出来的;后来又说可以请其他的作家题写,我说:“白老,你讲的都有道理,就是在所有的作家中你和个旧最近最亲最有缘份,而且在来个旧的作家中你的书法最好,你题写最合适。”白桦先生没有再说什么,就算是表示同意了 (注二)。

我又对白老说:我读大学时的毕业论文写的就是你的诗,当时手中有一本你的诗集《白桦的诗》(注三) ,其中收有政治抒情诗和一些抒情短诗。白老告诉我说:长江文艺出版社 1999年出版的四卷本《白桦文集》(注四) ,包括小我和白桦先生吃烧烤_3说、诗歌、散文、电影、戏剧,诗歌部分主要是收的是抒情诗。我还说许多人都把你的《远方有个女儿国》 (注五)当作代表作,白老没有明确地说哪一部,他把头扬了一下就:怎么说呢?有的作品就没有在大陆出版过,像《哀莫大于心未死 》 (注六)。烧烤点了不少,但都还在烤着,烤了一个七叶瓜,谢冕先生问是什么?段心民操作个旧普通话说是本地的一种瓜,因生长时有七个叶子,所以叫做七叶瓜。白桦先生因心中有事,草草吃了一点,就说去找蓝芒。火车站后门有些不太明亮,我挽着白桦先生的手到了世纪广场蓝芒老师的寝室。白桦先生向蓝老师问明了情况,就说:“我就搞开幕式致词一样得了!”后来商定请苏策先生作为新建文学林揭碑仪式的致词嘉宾。白桦先生一边走一边摇着手说:“我得去准备——准备——”,说完就走了,脸上一副十分认真紧迫的样子。

第二天,在个旧市第二次“文代会”开幕式上,白桦先生的致词,用散文诗似的语言,为我们讲述了一个“不死花”的故事,讲得很动情,很真诚,很期待,最后一句是:“祝大家都能在这个冷暖世界留一朵不死花!”当时在场的所有耳朵都被惊住了,人们都屏住呼吸,似乎感受到了白桦先生作家的魅力,听了这个故事,有的代表眼里闪着泪光,有的代表流出了眼泪。


1. 白桦的妻子。
2. 2004年1月4日下午白桦先生为《个旧文学》题写了刊名
3. “文革”后白桦的第一部诗集,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2年。
4. 长江文艺出版社 ,1999年。
5. 长篇小说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8年。
6. 长篇小说, 台湾,三民书局 1992年。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黄良全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散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