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談古典詩詞的色彩美(下)

简体版

古人寫詩填詞講究煉字,特別是某關鍵字,即所謂「詩眼」或「詞眼」,往往著一字境界全出,失一字而面目全非。一些重要的色彩詞在詩中可以起到這樣的作用。宋代詩人王安石《泊船瓜洲》中「春風又綠江南岸」一句,據說這一「綠」字作者一再推敲,曾用過「到」、「入」、「滿」、「過」等十余字,最後古典诗词的色彩美(下)_图2A才選定用「綠」字,自然比「到」、「入」、「滿」等字更好。它不僅包含了這些的內容,而且還有這些詞所沒有的鮮明色彩和形象感。它具體寫出了春到江南的情景,一個「綠」字吸引著了讀者的感覺,給人帶來了豐富的想象,在我們面前展現出一幅春風拂面,春色滿園和春意正濃的畫面。細細品味這首絕句,其余三句並不寫得特別出色,其所以千古傳誦不衰,可以說是一字生輝,這個「綠」字提挈全篇的詩眼。

詩詞中的色彩詞的運用,主要是為表達感情,深化主題,開拓意境服務,要做到形象鮮明而又和諧,並不古典诗词的色彩美(下)_图3A是色彩越艷麗繽紛越好,相反,一味地追求濃抹艷裝,縷金錯彩,反而顯得做作和俗氣。唐代的唐彥謙「曲江春筆」中有:「杏艷桃嬌奪晚霞」一句,其色彩不可謂不豐富,但由於過分堆砌,讀起來只覺得紅粉斑瀾,滿目雕繪,詩格不免卑俗,可謂弄巧成拙了。
(完)

備註:點擊這裏可以繼續瀏覽作者何榮楷在本網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散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