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姑娘节”(上)

繁體版

那天在洞天茶居喝茶,听文世坤讲老勐乡的阿罗打来电话说:“金平老集寨乡要过姑娘节了,欢迎我们去采风。”姑娘节,以前是似而非地听说过,但不像今天这样来得真切,就在身边,就在眼前,就在向我们频频招手……这么青春的节日,这么浪漫的节日,这么诗意的节日,能不去参加吗?当时正在策划搞第一届红河摄影沙龙――胡毅作品赏析,为了去过姑娘节,我们专门挪开了时间。

头天晚上,我们一行人连夜赶到了金平的老勐乡。第二天一早,我们吃了早点就往老集寨出发。车才刚刚从柏油路驶上弹石路,就看到一条大红横标迎面而来:“茶乡人民载歌载舞欢迎各位宾客”。驾车的白勇迷人的姑娘节_3B有“茶仙”之称,一见像是为他做的标语,一脸喜滋滋的样子,他抿了抿嘴,像是喝了一口好茶似的。爬上一个小坡,车与藤条江携手而行,江在山谷里,车在山腰上,在朝阳的照耀下,藤条江缓缓而流,就像一条碧绿的彩带,如果不知道江的流向,很难看出到底是往哪个方向流。雾气在朝阳的照射之下,淡淡地散开来,一片朦朦胧胧的景象,有出早工的农人从江边走过,显得宁静而优美……

车到了老集寨乡,有人用笑脸招手停车,原来是给我们的车一个“13”的编号,来的都是客,都用笑脸相迎。从老集寨乡出去,是一条平平的土路,灰灰的土路,没有几公里,就到了过“姑娘节”的罗盘村。

罗盘村是一个阿鲁(彝族)寨子,它过“姑娘节”有着悠久的历史,所以又叫“阿鲁姑娘节”。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阿鲁人居住在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边,经常受到野兽和外敌的侵扰,男人们只有担负起守护家园的责任,自然维持生计和照顾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了女人们的身上,女人们下田种地,抚养儿女,服侍老人,照料猪鸡……为了报答阿鲁女人的含辛茹苦,为了给阿鲁青年男女们创造恋爱的机会,在每年春天到来的时候,女人们放下手上所有的工作,男人们自发地为她们缝新衣服,绣花腰带,杀猪、宰鸡供其享用,还留下了男人帮女人洗脚的美丽习俗。晚上篝火熊熊,男男女女唱起欢乐的歌,跳起欢乐的舞,尽情迷人的姑娘节_1地狂欢。姑娘小伙们也利用这个机会,寻找自己的心上人。

以前过“姑娘节”,吃喝玩乐的费用是由村里的五户人家联合负责,邀请周围村寨的人来参加,自发来的也当客人看待,虽然规模不大,但来人比较纯净,保持了许多原汁原味。今年我们参加的“姑娘节”是由金平老集寨乡政府主办的,规模大,场面大,来人多,节目多,杀猪、宰鸡自不消说,有磨秋、秋千、陀螺、射弩、文艺演出、篝火晚会等项目。各个村委会都派来了姑娘代表队,有彝族的、有苗族的,有瑶族的,有傣族的,有哈尼族的……她们带来了青春、带来了美丽,带来了歌舞,不同的服饰将她们盛开得就像一朵朵鲜花,姑娘们步履轻盈,欢声笑语,三五成群地开放在房前屋后,散落在村前寨尾,我看到了什么是花枝招展,什么是春意盎然……

(待续)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黄良全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散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