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十九首之《西北有高楼》

繁體版

西北有高楼3

原文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馀哀。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首先在背景方面,《西北有高楼》为汉代《古诗十九首》中的第五首。《古诗十九首》汉代汉族民歌基础上发展而成的五言诗集,由不同文集中的诗篇选编而成,隋树森(1958)指出《古诗十九首》不是一个人的作品,也不是一个时期的作品。《古诗十九首》标志着五言诗已发展成熟达,它上承《诗三百·国风》的,下启建安文学的诗风,启发了后世诗人的创作,诗评在中国文学史上得到极高的评价。

其次在内容探讨方面,《西北有高楼》是一首用字浅明却意境超凡,每句诗词亦具其欣赏价值,以下将参石文英(主编) (1988)及朱自清、马茂元(1999),探讨其内容。诗开首第一句「西北有高楼」,已带出一种脱离世俗的高寒境界。于中国地理形势来说,西北是寒冷的、东南是温暖的,所以在中国传统的诗词中的北方或西北,就带出一种高峻、寒冷的感觉。同时,高楼形象的本身,亦代表着孤高、世隔绝的意味。接着「上与浮云齐」进一步具体描绘高楼孤高形象。 “齐”即平的意思,这西北方的高楼跟天上的浮云一般高!首两句给人缥缈的感觉。

而「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则令人想到一种中国的传统美。「疏」,有「通」的意思。中国旧式房屋的窗户都是木头的,上边通常刻有花纹。「交疏结绮窗」是指讲究的木窗上,刻有交互相通的花纹,让人联想到精緻、美丽的画面。「阿阁三重阶」当中的「阿阁」指高大的建筑,大多不只一层。「阿」字,本有高大的意思,如秦始皇所盖的 「阿房宫」,就以其高大气派为名。「三重阶」是描绘讲究的中国建筑中的多重的台阶。「阿阁三重阶」是写极其高大雄伟、富丽堂皇的建筑。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写得非常好。那悦耳的声音是从「上与浮云齐」的高楼上飘下来,那种高远渺茫的音声,多吸引人们的追求与向往。音乐,本来就是一种内心感情的真实流露。古人常说:「闻弦歌而知雅意」,所以有「知音」的说法。「音响一何悲」,说明楼下的听者已经受到「弦歌声」的感染,和楼上歌者的心境一样伤悲。

因而站在高楼下的诗人续道:「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杞梁妻」在崔豹《古今注》记载杞梁战死,其妻曰: 「上则无父,中则无夫,下则无子,人生之苦至矣!」乃亢声而哭,杞都城感之而崩,遂投水死,其妹悲姊之贞操,乃作歌,名曰《杞梁妻》,即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故事。「杞梁妻」在此是指这女子「上则无父,中则无夫,下则无子」,在无依无靠在孤独寂寞之中了。诗人认为此哀曲如此悲凉,一定是这样一个可怜女子,才可以弹出来。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两句写得亦非常有意思。 「清商乐」泛指那种给人一种凄清哀伤之感的曲子。五音之「商」可代表秋,而秋又属五行中之「金」象,武器大多由金属所製。所以,传统来说秋有一种肃杀之气。因此欧阳修《秋声赋》说:「商,伤也。物既老而悲伤。」「清商」之曲是悲哀的,而「清商随风发」之所以写得好,还不仅西北有高楼2因为它写出了那种凄清和悲哀,与此同时还写出了一幅美丽的意境。悲哀的曲子,顺风之声,传之千里。因此诗人所听到的那个声音,是随风而来,难以捉摸的,这就更增加了声音的美感,有扑朔迷离的感觉。「中曲正徘徊」,当中徘徊者,是指曲调那种低回婉转、抑扬顿挫的声音在徘徊;「中曲」,就是曲子的中间。上句之「清商」给人一种凄清悲哀之感,而此句的「中曲」则低回婉转,就不仅是简单的凄清悲哀,而是在凄清悲哀之中还有一种缠绵婉曲的姿态。而且,音乐往往反映人的心境,这一段曲子的徘徊,同时也就是人的内心伤悲的徘徊。

继而是「一弹再三歎,慷慨有馀哀」。楼中那个女子,她每弹一个音符的声音都传达了那麽多的哀歎。我们常说 「馀音绕梁三日不绝」,是由孔子在齐国听到韶乐,三个月不知肉味,脑子裡总是回想着那美妙的声音而起。这裡所谓「馀哀」也是说,在音乐的声音结束之后,彷佛还留下说不尽的悲哀,继续感动你的心。古人所说的「慷慨」是指内心感发激动的一种感觉。《史记•项羽本纪》写到项羽在垓下和虞姬告别时说, 「于是项王乃悲歌慷慨」。这裡的「慷慨」,就是指一种悲哀之中的感发激动。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是说,歌者如此投入地歌唱当然很辛苦。可是这也不算得最苦。歌者是有其劳苦,而且有感情的悲苦,但那种苦算不了什麽,如果听歌的人真能够欣赏她的歌,那麽即使再辛苦也值得。作者所感到悲伤的不是她的劳苦、辛苦,而是真正能够听懂她的歌、体会她的感情的人实在太少了。这才是最苦的!一个人生命的价值在哪裡?在于有一个真正认识你、明白你的人认同你的价值。人们常说「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活在世上却没有人理解明白,没有人懂得欣赏,那才是最悲苦的事情啊!

结尾两句「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愿为双鸿鹄」,除了成双成对的含义之外,还含有高举远骛,不再受尘世伤害的意思。古代诗人经常作这种高飞远走的想像,「愿为双鸿鹄」不但是愿结成伴侣,而且这一对伴侣还有着共同的高远理想,即是「知音」。所以,「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是表达渴盼得到一位知音以共同向理想奋斗的心情。 我欣赏诗人用字的精炼,更加赏识诗人在诗中所寄託的情感;是,「知音稀」真的是人生中的最苦!

艺术特色方面,「托」是本诗艺术表现上的一大特点。如明陆时雍所撰写的《古诗镜》中指此诗「情动于中,郁勃莫已,而势又不能自达,故托为一意、托为一物、托为一境以出之」,带出此诗以托为此诗的特色之一。除此之外,亦存有另一说法:杨炫之《洛阳伽蓝记》中,指此诗首四句所叙视为实境,有指其实为「高阳王雍之楼」。我个人赞同前者的说法。《古诗十九首与乐府诗选评》中评及此诗指:『「西北有高楼」场景、歌者之苦、杞梁妻之比拟,均为西北有高楼1A虚拟描写,比兴寄托,实有所指,非泛泛听歌而已。』(曹旭,2002,页14) 我赞同此诗中所写之境并非真有其事,而是诗人虚构所想。诗人如此虚设假借是藉此暗示自己所想,如表达对得一知音的渴求。

然而,这诗「实有所指」的意旨除了表达对知音的渴求,亦暗示了怀才不遇之哀。 「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的汉末文人们的心声,面对着君门深远,宦官当道的黑暗时代,忠臣直谏无用。空怀满志却无处可施展,壮志凌云却报国无门,还有什麽比这更令人悲伤呢?《西北有高楼》写一位不得志、报国无门的忠臣,偶然听到高楼处飘出的弦歌哀曲声而感伤。而为表达怀才不遇的感伤,诗人亦用了 虚设假借以暗示自己所想。当中「比」此艺术特色去表现。张玉谷在古诗十九首赏析有指,此诗『通首用比,首四句以「高楼」比「君门」,君门西北,故日西北;「结窗」、「重阶」有谗陷蔽明意;中八以悲曲比忠言;孤臣寡妇,正是一类,故以杞妻为喻,叙次委曲,末四以「歌苦」、「知希」点醒忠言不用,遂以愿为黄鹄高飞,收出不得以已而引退之意,总无一实笔。』详细解释诗中如何以「比」作喻,以表己见。

在修辞手法上,此诗运用了用典的手法。「杞梁妻」是引用杞梁妻的典故,于《左传·襄公二十三年》,及刘向《烈女传》等书亦有记载。据说齐国大夫杞梁,出征莒国,战死在莒国城下。其妻临尸痛哭,一连哭了十个日夜,连城也被她哭塌了。而「知音」是指识曲的人,借指知心的人。是引用《列子》中的故事:相传俞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琴,子期死后,伯牙再不弹琴,因为再没有知音的人。另外,诗中「谁能为此曲」是运用了设问此一修辞手法。

最后,我认为此诗写得最妙的地方,在于其发挥了一种不受拘束的想像。这首诗裡一共写了两个人物:一个歌者和一个听者。虽歌者真有其人吗?其实歌者全是由诗人所想像出来的,歌者的孤独寂寞也完全是诗人自己的所想所感。事实上,是由于诗人自己感到孤独寂寞,所以才假借,写高楼之上有一位和他自己一样孤独寂寞的弦歌者。而诗人以可怜歌者末得一知音之苦,表自己望得一知音之意,比直接写自己所望,此手法高明漂亮得多了。

参考资料:

  • 隋树森(1975):《古诗十九首集释》,香港,中华书局
  • 曹旭(2002):《古诗十九首与乐府诗选评》,上海,古藉出版社
  • 朱自清、马茂元(1999):《朱自清、马茂元说古诗十九首》,上海,古藉出版社
  • 石文英(主编) (1988):《汉诗赏析集》,四川,巴蜀书社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胡养莲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赏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