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談「測字」看人生

多年來,香港油尖區文化藝術協會,舉辦嘉年華會,都有專函邀請我主持:「趣味測字」;多年元宵佳節也不例外,趣談「測字」看人生 1茲拿些趣味又玄妙的談談。

有位老伯寫「年」字問家宅,「年」拆開上乃斜人下為牛,係小人常臨而遭損失之象,老伯驚說:「一屋兩伙,家賊難防!」跟著另一位少女寫「麗」字問能否追回二萬元欠款,並出示律師信,要花二千元;觀其「麗」字,部首眼眶內少了兩點,乃沒有張開眼睛看清楚人,而又聽了美麗的言語而錯誤借錢給人,而「鹿」已得利遠走,不用再花律師費追討了。

(一九)八五年春,筆者與黃宏發同為沙田區議員,黃兄寫一「黃」字問其前景,黃兄乃木形人,春初問係「枯木逢春」之象,並賦一句「書生宏政枝頭發」。不久,再被委任為區議員,並從間選(間接選舉)中進入立法局,九一年從民選中入立法局,旋即再被委進行政局,當真是「書生宏政枝頭發」了!

趣談「測字」看人生 3八六年中秋嘉年華會,油尖區政務專員鄭陸山先生寫一「馮」字問香港前途:「馮」字拆開乃馬遇冰,難行之象,韓愈被貶,「雪擁藍關馬不前」,「馮」可作「憑」,香港前途須「憑」一些事情展開談判,這數年來,從基本法、一國兩制、九七年後香港成為特區及新機場等…..都在談。

八七年,前黃大仙區議員潘有江校長寫一「江」字問選舉前景,好朋友不說虛言:已「江河日下」,應急流勇退頤養天年,結果八八年連任失敗,九一年再參選,身先士卒,病發而歿!

多年前,本會會友伍建新兄寫一「倫」字問合股事,「倫」字乍看似「偷」,而慎防之!

八八年中秋嘉年華會中一婦人寫「光」字問其夫遠行何時返,我說:準備歡迎他回來好了。其後一中年男子也寫了一「光」字問其子遠行何時返,我端詳了一回,就說:他不會回來。

翌年中秋嘉年華會,男子趨前問我,上年寫「光」字,其子已去世,而婦人則不同,何解?我說:婦人寫「光」字乃「脫衣見丈夫」,乃歡好喜事;而專駕之兒子長大了,理合「穿衣見父母」,該中年男子乃醒覺焉。

多年前,有一好友,寫一「閂」字問失物,我着其即回家在床底,便可找到。十餘天後,該友人來厚謝我,說:失物已在床底尋回,並藏有一男子,已與妻子離婚。趣談「測字」看人生 2

另一內親寫「男」字問懷孕妻子,是男是女,我說是男,可是該「男」字,上下不連貫,乃力不到田之現象,如不小心,恐怕會流產。結果,不到四個月,真的流產了,要追也是女兒。

正是:

何必着意留佳景,
自有奇逢應早春。
半點不由人計較,
一生都是命安排。

(完)

備註:點擊這裏可以繼續瀏覽作者馮培林在本網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杂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