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说

草说_F2

我挣扎着,努力以最快的速度摆脱冻土的囚禁和藐视。雪魔毫不理会我的诉求,依然是一如既往的不肯退让,钢铁般意志。我渴求被风理解,似乎徒劳,或许无法助我一臂之力。到处是白色年华,偶尔在阳光下流点无色的血液,可怜的血量不足以承载足够的氧气,令我先天不足的机体更奄奄一息。此刻,我对太阳爱恨交集。恨他夏天的剧毒,让我枯残至根;爱他冬暖的阳光让严寒有所收敛,以不至令我含恨而逝。我小心翼翼地熬过每个日出日落,期待某个脚印来压制傲慢的积雪,让我负重能释。每天对生存的渴望,成了我最狂热的追求的奇迹。一切不可捉摸的运数,又同时在灵魂中加重砝码,过往伙伴们的不幸,像九尺厚的乌云,浓浓地影响着我的心智。传宗接代的重任,在生死未卜的焦灼中挣扎,狐疑。祈祷,成了我必修之课,在潜意识中把前途交给了神圣的主子。自己的命运,我试图用主观努力去争取,试图让每一颗精子,都有效着床在母体子宫里,然后在宁静的自然里分娩,问世。雪的疑惑与岩石的自信是鲜明的对比,我选择了可靠,毫不犹豫。太阳似乎在补偿夏日的过失,渐渐地,轻了我头顶的压力,乃至消失。春的天使配合地用温情感动了坚冰,无色血液,开始澎湃于湖泊江河与山壑平里。我感动了,在离世前,彷彿生命又重新蓬勃于始。听到了吗?我,用微弱的生命感激上帝,报答大地。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叶赫那拉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散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