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电话(下)

想起那阵子,我生病住院,要做手术,要一万五千六百元的押金,听到这个惊人的数字,我犯傻了,上哪去找?我急了,越急病情越是加剧。东凑西凑的才有五六千元。没有钱就不能看病,这是医院“救死扶伤”的规矩。怎么办呢?人病乱投医,人急念朋友。我把我自认为跟我相处不错的朋友在脑子里翻天覆地想了一遍。然后在这些人当中,又一个个筛选了一回,然后再一次的想了一回,最后去掉了10个人,留下了15个朋友的名字,这些朋友干什么都有,我想只要我开个口,多少不会令我失望的。虽然定了名字,但我还是担心。结果又一次筛了又筛,选了又选,想了又想,思了又思,才定掇下来要给哪些人打电话。

在我危难关头,在我生命垂危的时刻。我真的力不从心,我才开口向他们借钱,想这些自认为平时都对我很客气的“朋友”,不会像躲瘟疫一样躲开我吧?我自我感觉良好,我对治疗充满了信心,朋友能借钱给我,我明天就能进手术室,我的病就能得到治疗。我要好好地感谢他们!

我开始翻找朋友的电话号码,我想一个一个的打,这个朋友不借, 还有别的朋友借。对着最熟悉的电话号码,开始拨号了,我拨了消,消了又拨,反反复复,最后还是从手机键盘上把手缩回,复杂的心情,零乱的思绪,我不知该拔哪个朋友的电话。过了一会,我一口气连续拨打了五个朋友的电话,回答都是说“不好意思,对不起”之类的话语。我又最后一个电话_3F把美好的愿望,寄托在下一个朋友的身上,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拨,一个接一个的打,得到的都是不同的话语,相同的结果,我满脑子的希望已让失望占据了整个的空间,最后还剩下两个号码。我从这两个号码中,选了一个较为熟悉的打过去,可连续打了三遍都没有人接,我心里慌啊,沮丧到头了。现在只剩下最后的一个号码了,他就是姚杰,他是我以前认识的朋友,虽然交往不多,但也认识有好几年了。我心想,在面临悬崖峭壁的绝境之时,我无路可选,想尽所有办法都不能帮我解决问题时,我才开口向朋友求援助的。

于是,我不再犹豫了。我小心翼翼的一个一个地按下了他的电话号码,很快接通了。我跟他说我有点事情,想请您帮忙。他说他在开会,不便接听电话,然后就挂了。我放下电话,心也随之凉了。我所有的信心都化为泡影,我沮丧着,心情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疼痛也越来越重,我躺在哪里,无神的看着窗外那东飞西跑的快乐小鸟,它们无忧无虑的样子。我却全身心的疲惫,连翻身的力气也没有。人啊,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大约过了十分钟,我的手机响了,果然是姚杰打的。他散会后接着就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我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我说我这不争气的身体,越穷越见鬼,好端端的,突然病了,还要做手术,需要一万多钱,我手上只有几千元,医生说,做手术不欠帐,凑够了钱,再来做手术,我想我的病不能拖,拖下去就影响生命,我把我所面临的情况向他说了,并向他借一万块钱。他干脆而响亮地答应了我:“可以,这个忙我帮!”

晚上,他开着车来到我家,亲手把这一万块钱交到我的手上,我紧紧的握着他的手,感激的话语一句也没说出来,我最后一个电话_4F1哽咽着。好朋友,不需要东扯西扯的。姚杰说,他手头上也只有五六千元,他是向他的那些好朋友借了四千,才凑够了一万。听他这么一说,我更加感动,他从心里帮我解了燃眉之急。他叫我上他的车,送我去医院。看病要紧,病不能拖延。

有了姚杰这一万块钱,我才得以顺利的进入手术室,我的病才得以顺利的医治!

人的一生,有那么多的无奈,没有饭吃不行,没有房子住不行,没有钱更不行,有无数个不行。生病了无钱医治,会有人说你活得可怜;穷了缺衣少吃无房住,别人又笑你,活得多么无能啊!
但是我认为,求人其实并不是代表无能;而借钱也不等于永远的贫困。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胡海舟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小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