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下)

老婆说:“反正有人知道,没有不透风的墙。”

刘一山打了个冷战。

老婆拎起她的小包:“行了,你回来了,我得去逛街了。”

刘一山讷讷地站了五分钟。五分钟钟内,除了送走了老婆,眼神儿一直是恍惚的。他的心却变得翻腾。如果不是自己刚刚约见网友回来,他可能没有这样的意识,虽然那个主动要见自己的香山红叶并没有出现。对,他为什么没有出现呢?

关于香山红叶,刘一山做过种种猜想。但现在,他又多了一种,而这种却似乎只能意会无法表达。但,他竟感到了遇见一条毒蛇正准备向他攻击的恐惧。客厅内的空调开着,凉爽的空气包裹着他。他却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稳了稳情绪,刘一山再次打开和香山红叶的聊天记录,他想,他必须验证一件事情。

香山红叶:我也是老师,在七小。

泰山日出:我教语文。

香山红叶:我也教语文。

网友(下)_2刘一山半仰在电脑椅上,用手机拨打114,查到了七小的电话号码,然后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按下去。每一次按键都着迟疑,或是份凝重。虽然是放假,但学校肯定有人值班。刘一山突然间冒出来的念头就是必须弄清楚这个香山红叶到底是个什么人。

他一边缓缓地拨着那几个数字,一边把QQ上的聊天记录继续往下拉,当出现另外几行字的时候,他恍惚时候盯着屏幕不动。

泰山日出:我叫刘一山。你呢?

香山红叶:我叫卢小萍。网友(下)_1D

泰山日出:哦,卢小萍好。

香山红叶:不,你还是叫我香山红叶,在网上我喜欢用这个称呼。

泰山日出:好啊。

电话在两声“嘟嘟”的等待音后,果然有人接听。刘一山很客气地问:“您好,请问你们七小有叫卢小萍的语文老师吗?”电话那端没有任何迟疑,明确给他回答:“没有。我们这一共有六位语文老师,没有叫那个名字的。”刘一山握着手机的手显然密布了汗渍。他又问:“那是不是有叫陆小婷的呢?”他觉得这两个名字太相近,也许是自己听错了,或是香山红叶故意写错的。

“没有,绝对没有!”电话挂断了。

刘一山最后的一丝侥幸心理破灭,他变得失望而颓丧,他香山红叶给他的所有美丽记忆全仇恨般流过脑际。他发狠地咬咬牙,似乎那个香山红叶在他的牙齿间,被特咬得粉碎了。

“呸!”他愤愤啐一口。吐出一口愤懑,才略觉舒服。他坐正身体,打开了香山红叶的空间。自从加了她为好友,还是第一次进入她的空间。刘一山不喜欢看任何人的空间。今天,香山红叶的空间似乎有双手拽着他,他必须进去看看。
在她的空间,刘一山第一眼发现了一幅肥胖女人的照片。

是她!刘一山瞠目。

然后,他又看到了一条刚刚更新的日志:

……其实,我不是什么七小的老师,我是骗泰山日出的。我要求和他见面,是因为他说他有些自卑。我就想用我自己的形象去改变他的想法,让他知道,像我这样胖而丑的人都很快乐,很自信,他作为一名老师还有什么自卑的呢?我只是个普通的农妇,怕这样说不能和老师做朋友,才撒个谎。对他说声对不起。今天,我如约去见他了。可刚下车,就见两个男人在偷一个漂亮女人的钱包。那里没有别人,我不敢说话,怕吃亏,就踩了那个女人的脚一下。她的尖叫也吓退了两个小偷,可他也和我吵起来。我不怪她,她不知情的。后来,泰山日出来了 ,我认出是他,他开的是银白色的车和他的脸上有块白斑。可他却和那个漂亮女人走了。我也不怨他,只要他能找到些快乐和自信,就好了……

刘一山不由地摸一下心口,心正跳得厉害。他沉默着,凝视着,在那颗彭湃的心归于平静后,他读懂了这则日志,也读懂了香山红叶。

见香山红叶在线,刘一山赶忙打开聊天窗口,写道:“对不起,今天是我错了。你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美丽,什么是快乐,什么是自信,什么是友谊。”然后,发送给香山红叶。

一秒钟后,香山红叶回复:朋友。仅两个字。

但刘一山认为这两个字包涵了所有该表达的语言。他感谢这个朋友,想和她说些肺腑之言。可屏幕一闪,香山红叶从他的好友列表中消失了,彻底消失了。

留给刘一山的是一片空白,空白之后是茫然若失,是不知所措。他努力镇定自己的情绪,但他不得不承认,在自己的收藏中,丢失了一枚最普通却又最有价值的红叶。

一枚香山红叶。

网友(下)_4ABG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郭述军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小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