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情深凄美处——《暗香》歌词

摘要:陈涛创作的歌词《暗香》,表达了对爱情至死不渝的强烈追求,深刻而凄美,令人感动而又令人心痛,渗透着作者的爱情理想和审美理想。在艺术表现手法上,留下了很大的空间,供给人们去探讨和研究。

【原词】

当花瓣离开花朵
暗香残留
如果爱告诉我走下去
我会拼到爱尽头
心若在灿烂中死去
爱会在灰烬里重生
难忘缠绵细语时
用你笑容为我祭奠
让心在灿烂中死去
让爱在灰烬里重生
烈火烧过青草痕
看看又是一年春风
当花瓣离开花朵
暗香残留

【歌曲视频】请打开:暗香/沙宝亮

暗香

【赏析】

一首《暗香》袭来,歌声袅袅,余音绕梁,三日不息。暗香飘过的地方,会将爱唤醒,它会用爱的味道,将倾听和灵魂染香。那为爱不惜殉情的呼声,将肺揪痛将心撕裂,那怜香惜玉的护花使者形象,那以牺牲来捍卫爱情的精神,将温暖着人间的真善美,这就是《暗香》的魅力,《暗香》的力量,

2003年5月,陈涛接到为电视剧《金粉世家》创作主题歌词的邀请,他用一个星期完成了创作,把曲名定为《暗香》,他在创作这首歌词时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冲动,感到这首歌一定会走红。曲作者三宝推荐当时没有什么名气的歌手沙宝亮来唱这首歌,果然不出陈涛的感觉,这首歌一唱走红,风靡全国。陈涛因《暗香》而获得2003年度中国歌曲排行榜专业奖·最佳作词人奖。当今歌坛,陈涛作词广为传唱的歌有《忠魂》(郭亮曲 谭晶演唱)、《伤心是种说不出的痛》(苏越曲 黄格选演唱) 、《霸王别姬》(冯小泉曲 屠洪刚演唱) 、《精忠报国》(张宏光曲 屠洪刚演唱) 、《从头再来》(王晓锋曲 刘欢演唱) 、《怕黑的女人》(杨乐强曲 田震演唱) 等等,但他却认为《暗香》是自己的巅峰之作。

《暗香》这首歌,可谓词曲兼佳,歌词极富感情内涵,歌曲传神而极具感染力,两者达成了一种“双美”的和谐,仿佛一只大鸟的双翼,每一只翅膀都丰满硬朗,富有矫健的力量,注定这支歌不是短期的流行歌曲,它一定能够穿越时空,飞得又高又远。
《暗香》表达了对爱情至死不渝的强烈追求,深刻而凄美,令人感动而又令人心痛,渗透着作者的爱情理想和审美理想。在艺术表现手法上,留下了很大的空间,供给人们去探讨和研究。

首先是构思精细。歌词虽短,在结构上,却是起、承、转、合的组合。全词有十六句,每个四句为一个单元。第一个四句为“起”,以“花瓣”、“花朵”喻人喻恋,以“暗香”喻情喻爱,一个嗅字,用得非常传神,极富动感。第二个四句为“承”,用了两个假设句,①“如果爱告诉我走下去/我会拼到爱尽头”; ②“心若在灿烂中死去/爱会在灰烬里重生”。以假设带出行动,以假设造成事实,起到了很好的承接作用。第三个四句为“转”,“难忘缠绵细语时/用你笑容为我祭奠/让心在灿烂中死去/让爱在灰烬里重生”,至此达到了高潮,抒情主人公完成了灿烂的死去,悲壮的重生。“用你笑容为我祭奠”,这种句式的组合,扩大了语言的张力,达到了以少胜多的语言效果,可不是寻常之语,得力于精巧的构思和大胆的想象。最后四句为“合”,把重生的爱情寄希望于来年春风的到来。

其次是意境凄美。当爱情成为悲剧,真善美被包围在凄凉、悲伤的气氛中,而又无助无奈无能为力时,凄美就产生了。“当花瓣离开花朵/暗香残留/香消在风起雨后/无人来嗅”。歌词为我们营造了一个凄美的意境,大约有下面的几个层面:花瓣凋零了,爱情殒落了,一也;昔日饱满的芳香,今天只有暗香残留,二也;残留的暗香还被风雨摧残,三也;消失在风雨中的暗香,无人问津,四也。这样的凄美,是一种来自内伤的疼痛,寒冷在骨髓里颤抖着行走,无怨无悔无言无泪,令人扼腕令人悲悯。这样凄美的情景和意境,为后面情感的爆发作了必要描写,为开拓更深层面的意境作了不可缺少的铺垫。(接下将会论述)

其三是是“意象”突显。“心若在灿烂中死去/爱会在灰烬里重生”,一个似乎毫无相关的“假设”句,其中根本没有逻辑的因果关系,但却有着情感的必然联系。这里的“灿烂”,有着“爱情”的指向,为爱情而死的爱情本身,在绝望中重新获得了新生。“难忘缠绵细语时/用你笑容为我祭奠”,第一句没有任何歧义,第二句却为读者设置了曲径,怎么能用笑容面对死者呢?看似有些残酷,但这里用“你的笑容”,为我的死“祭奠”,作为一种仪式,作为一种祭品,这不是“你”的行为,而是“我”的愿望,这是一种为爱而死之后获得的心满意足,满怀荣誉感和幸福感,这是非常使人感动的,可见情之深爱之烈,凄美到了极致。由前面的假设句变为下面的肯定句:“让心在灿烂中死去/让爱在灰烬里重生”,这两句歌词构成了矛盾的意象,亦死亦生,第一句是指 生命消失,为爱殉情,视死如归,充满正义感和悲壮感。第二句是指精神的复活,是烈火中获得新生的凤凰涅槃,是精神意义上的重生。

其四是象征意味。歌词中的象征意义可能有的是明确的,有的是多义的,有的是模糊的。“当花瓣离开花朵/暗香残留”,“花瓣“与“花朵”,是爱人之间“你”与“我”的象征写照,象征着有情人的无奈分手。虽然分手了,却爱意不散,缠绵难舍。“暗香”是抒情主人公追求爱情和理想的象征。“灰烬”则是爱情陷入绝境的描绘。“烈火”是陷爱情于“灰烬”于灾难的罪魁。“春风”是爱情获得希望和新生的象征。歌词中象征手法的运用给读者(听者)开拓了丰富的想象空间,显得委婉含蓄耐人寻味。

其五是形象鲜明。这里所说的“形象”是歌词中抒情主人公的形象。随着歌词时间的流动,形象在转换在深化。“当花瓣离开花朵/暗香残留”,面对这样的画面,“我”是一个爱情的悲悯者。“香消在风起雨后/无人来嗅”,“风起雨后”象征的是一种恶势力,亦风亦雨,风雨交加,可见摧残的接踵而至和严重后果。风雨的阻止造成暗香“无人来嗅”,说明“我”是一个孤独的清醒者。“如果爱告诉我走下去/我会拼到爱尽头”,这是一个战斗者的自白和写照。“心若在灿烂中死去/爱会在灰烬里重生/难忘缠绵细语时/用你笑容为我祭奠 ”。当拼到最后,只能以死相报时,因难舍其爱,而又不能挽回,于是,“我”成了一个爱的殉情者。“让心在灿烂中死去 /让爱在灰烬里重生”,这是一个爱的捍卫者发出的呼声和寄寓的希望。“烈火烧过青草痕/看看又是一年春风/当花瓣离开花朵/暗香残留”,描绘出一个爱的守望者形象,希望来年春风的到来,爱会获得新生。

词作家陈涛之所以把《暗香》当作自己的巅峰之作,不是没有原因的,作品具有唯美的倾向,歌词的情感之美,构思之美,意境之美,意象之美,理想之美,显示了词作者别具一格的艺术才情和艺术匠心,是非常值得我们尊重和玩味的。

*****************************************************************************************************

参考文献

[1] 杨匡汉:《诗学心裁》[M],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5年7月。
[2] 李元洛:《诗美学》[M],江苏文艺出版社,1987年4月。
[3] 凤凰视频:《作词人 陈涛》,
[DB].http://culture.ifeng.com/6/detail_2012_02/03/12274874_0.shtml
[4] 李欣:“爱”是永恒的创作主题—与词作家陈涛对话歌词创作
[DB]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0185950100e5fj.html
[5] 《〈暗香〉、〈夜来风雨〉都是我的巅峰之作》
[DB].http://ent.sina.com.cn/v/m/2007-07-31/16061658841.shtml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黄良全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赏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