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技击家与武术爱好者的问答

有一篇文章“大道显隐真武者  不忘初心促改革”是这样的记载:

人杰地灵的齐鲁大地高密,有一位真正的武者,一位中国武林界都为之瞩目的一代宗师,一位质朴低调的民间武术家。他,就是创造了一实践武术1系列奇迹的冯氏朴真拳的创始人,我国南海舰队某部武术总教官——冯义民。

徐雷之约战,验证了冯义民先生之武学理论。他说,从武术起源讲,第一要义是实用,也就是搏斗,防身抗暴,或攻或守,能直接奏效。他认为武术无非破与坏。破,即破对方的平衡,逼迫其改变防守姿势,变化中找出破绽;坏则是从破绽处下手,攻其薄弱,打其不备。而后来延伸至强身健体,再延伸至表演,使武术具有了更多的应用,也衍生出花拳绣腿的招数,适用不同人群,不同需求。于是乎武术也开始变了味,走了形。而冯氏朴真拳则延承武术初衷,目标明确——“以保命为前提,以抗暴为能力,以绞杀为终极”。该拳术训练科学模式严谨,符合人体生理特点,能迅速开发人体潜能;同时又结合现代科学知识,刚柔并济,内外兼修,使武术达到新时代的新境界。实践武术2

冯义民先生后来回答了一些武术爱好者对他有关实战技击的问题如下:

有人问:都说您是实战技击家,在技击家前加上实战二字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不能实战的技击家吗?

答:有,而且近半个世纪以来,无论中外职业或非职业拳手大多属于不能实战的技击家。因为他们大多都是以竞技为目的,而非以生死格斗为目的。

再问:那么竞技技击与实战技击在技能训练上有什么区别吗?

答:区别甚大。

竞技技击是以规则为条件,来制订技能训练和战术。实战技击是以无限制生死格斗为条件,构建其技能和战术。所以,修为的方式、内容、重点虽有一定交叉,但更多的是不同。

过去真传的的东西有五大类别:一藏、二跑、三变、四突、五杀。

什么是一藏?

要想赢人先要学会隐藏自己。

即要会藏人,还要藏艺,更要会藏意。

藏人并不是指藏在暗处,如犄角旮旯或草丛里让人看不见,而是与人面对面地格斗时,利用地形地物和身法让对方瞬间看不见你。

藏艺就甭说了,自己拿手的功夫,若不是十分可信的人,不拿出来给人看,更甭说当众表演了。动手,就要一下子把对方干掉,就算让对方看见了,他也学不了了。

藏意,就是不能让对方判断出你的意图。欲进先退,欲退先进,看着左来,忽然右去……

什么是二跑?

就是要能跑。一现身,若一下子干不掉对手,就要扰乱他,他进我退,他退我追,他静我动,如狼捕鹿,直到他跑不动了,你还能跑,机会就来了。

跑的功夫特别重要。对方能不能要你的命,就看你能不能跑。你能不能要他的命,也看你是不是比他能跑。你比他能跑,至少不会败。跑不是傻跑,要会跑,你跑还要能牵着他跑,比如向他侧后方跑,不停地扰乱他,方位选得对,几番变化使其乱。还要会利用山水地物,他看不见你,你看得见他。

什么是三变?

就是懂得近身时如何变化,变有三种变法,一是根据对方意图、来势而变,因敌应变;二是我主动变,给对方造成假象;三是不变之变,对方打来,认为我一定要变,但我以不变应万变,这也是一种变化。变总要出其不意。

什么是四突?

懂得抓机会,还要能够抓住机会。懂得抓机会的人眼毒,一下就发现对方出现的破绽,有的高手能算到你要出破绽。若腿脚不灵,手上不硬,有机会也抓不住。发现破绽,一下子就得突进去,才能抓住机会。步子身法必须要轻灵。

什么是五杀?

杀手。逮住机会一下子突进去了,即下杀手,没有杀手不行。

什么是杀手?一是打要害,二是劲要透心。

手要黑,气要足,身要柔,劲要整。进手如奔蛇。

又问:您说武术制胜主要靠跑,若在电梯等狭窄的死角里,怎么跑?靠什么赢人?

我说:靠三星合用的功夫和擒拿格斗的本事。

问:什么是三星合用?

头、肘、膝合用配合指力打要害,缠、拧、磕、顶、戳、按,这些是贴身时的杀手功夫。

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无论是竞技技击,还是在民间武林,人们最感兴趣的是推手、发力、说手打人这些技艺,这些玩意儿被一些人疯狂追捧。

但这些技艺在实战技击中,价值不高,用处不大。

所以说中国武术实战技击已经异化久矣,实战技击不复存在。

人们热衷的实际是一些游戏。

一些人颇有几分想象出来的武士情怀,但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实战技击功夫。

(完)

备注:点击这里可以继续浏览作者冯义民在本网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杂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