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視與麗的

筆者原本打算發一短信給 “WhatsApp” 群組內的中學同窗, 但在不經意之間, 右手“食指大動”, 竟在智能手機上寫了八百字:

~~~~~~~~~~~~~~~~~~~~~~~~~~~

近日在香港,首家免費電視臺「亜洲電視」不獲續牌面臨倒閉成了頭條新聞;因此也勾起了筆者第一次上電視的囬憶。

話説在讀中學一年級時,不知何故,字歪腔不全,更帶有新界“軍地雞”口音的筆者,竟被何老師選中,入了中文朗誦隊,代表學校參加校際朗誦比賽, 主辦者乃「亜洲電視」前身之「麗的映聲」。後來才知道比賽是電視現埸直播的,還幸中一時我的校褸仍然很新凈。回想當年家境一般,如要看電視,就要走去附近的涼茶鋪幫襯一毫子五花茶,如果“豪”些的話,就花兩毫子飲火麻仁; 大家還記得「麗的」播映《李斯探長》片集的年代嗎?

朗誦比賽當天跟著何老師及師兄們下山,大隊操上在灣仔海濱告士打道之「麗的呼聲」大廈 ( Rediffusion Building 見圖 ),參加由著名司儀高亮先生主持的黃金時間節目; 我們集體背誦的是十分適合全男班朗讀、杜甫所寫的《兵車行》: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爺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

筆者現在已忘記了當年一齊像腰褂弓箭、同時在胸膛上褂著個“勇”字的同袍有沒有我們這個“WhatsApp”群組的成員在其中;但印象深刻的則是高亮先生臉上濃厚的化妝。

再說仍然在中一時,筆者也曾參加過校際音樂節的中文個人朗誦比賽,雖然敗北,但獲得實戰經驗,也是值得!到中三那一年,筆者又被音樂老師選入了新成立的合唱隊去校際音樂節参賽,再戰於香港大會堂,加上中四那一年,竟然連續兩屆赢得冠軍; 得同窗之助, 失而復得, 真是難得!

中一那次去過「麗的」之後,春夏秋冬,過了幾輪,筆者再次踏足該大廈時,已是一九七二、七三年了;舊地重遊,所為何因呢?

(為免看官們忍不住而有東西衝口噴出來,請大家暫時不要飲食….)

七十年代筆者下班後前往「麗的」,目的是去「法國文化協會」上課學法文也!

C’est pourquoi !

筆者其後來到加拿大升學,還滿懷理想,以為法文可以大派用場,令筆者得以大展所長; 現今囬想,只能嗬嗬大笑一場!

亜視與麗的

往日的足跡,是在上世紀不同年代留在「麗的」的。但是現在連「亜洲電視」,亦已經快成為過去式。世事常變,世人目擊; 一家經歷長達五十八年廣播生涯的免費電視臺一樣遭逢“玩完”命運,怎不令人唏噓嘆息 !

(完)

備註:點擊這裏可以繼續瀏覽作者 Simon Tam 在本網站内的其他作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散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